传奇、传承、和谐团结:史诗《格萨尔王》的三个侧面

聚焦
2021-06-11 16:15

◇ 文 / 仝一

“春雷般的隆隆雷声滚过,天门随之打开。格萨尔在天上的父亲与母亲,以及十万天神都出现了,他们都来迎接大功告成的神子崔巴噶瓦返回天界。众神现身之时,悦耳的仙乐响彻四方,奇异的香气满布世界。一条洁白的哈达从天上直垂地面,格萨尔缓缓向那条天路走去,珠牡与梅萨陪伴在他的左右……

格萨尔返回了天界,他也再未返回人间,只留下英雄故事至今流传……”

——摘自阿来《格萨尔王》

J2021040201.jpg

有这样一个古老的故事,从雄伟壮丽的青藏高原,到辽阔富饶的蒙古草原;从长江黄河源头,到神奇秀丽的天山南北;从美丽的贝加尔湖畔,到迤逦万里的喜马拉雅山地区,都在传唱着藏族英雄史诗《格萨尔王》。

“神之子”格萨尔王

无论是哪一个版本,格萨尔王的故事,总要从他“赛马称王”讲起。

在史诗中,格萨尔王是“神之子”下凡,所以打从他出生起,部族就欢呼雀跃。但总有人不希望他好。谁呢?就是他的亲舅舅。格萨尔从出生就被想独揽大权的亲舅舅百般打压,只能与母亲漂泊到最穷苦的地方做牧童,也由此饱尝人间疾苦。

格萨尔12岁时,遇到各部落赛马,谁赢得比赛谁就可以称王,并迎娶美女珠牡。少年格萨尔骑着一匹瘦马,凭借非凡的武艺、过人的智力,并在神助之下,一举夺魁,完胜他舅舅,得到了王座。后来,格萨尔王带领他的部族战胜各种灾害,比如百年未遇的洪水、暴风雪、干旱……这期间,格萨尔王还取得了门岭大战、霍岭大战和姜岭大战等几个关键战役的胜利,南征北战,斩妖伏魔,完成了拯救人类的使命,最后重归天界。

史诗中,格萨尔王一生戎马,扬善惩恶,传播文化,给老百姓换来了安稳的生活。慢慢地,在雪域高原上,百姓也开始传诵格萨尔王的故事。而歌颂格萨尔王的史诗《格萨尔王》,就成为了一部震古烁今的文学作品。

和谐是永恒的主题

史诗《格萨尔王》中有句谚语说:“牦牛尾巴长了春季伤膘,纠纷尾巴长了殃及子孙。”这句话形象地表达了人们对纠纷、战争的厌恶和对安居乐业、睦邻友好生活的向往。

虽然史诗描写了很多战争场面,但其实,每当部落战争爆发之前,对峙双方总是先召开民族议事会和部落大会进行商议。主要议题之一便是要不要出兵,而且还会召开很多次这样的大会,可见当时人们对战争的审慎态度,双方往往不轻易诉诸武力,而是希望和平解决争端,并通过委派使者、请人调停、谈判等途径寻求和解。

格萨尔王的故事中,对汉族和藏族的交往融合,也有正面的表达。格萨尔王有一个同父异母的汉人哥哥,叫甲察洗干。为什么叫汉人哥哥呢?因为这个哥哥的母亲是汉人。当年甲察洗干出生的时候,整个部落都十分重视,各部族还都献上了重礼祝贺。

长大后的甲察洗干智力超群,武功高超,相貌堂堂,但后来在一场最重要的战役中,为了部落战死沙场。他阵亡后,格萨尔王把外甥扎拉泽加视作亲生儿子一般,整个部落也都尊称其为小王子,享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待遇。

我们现在来看,这段故事的背后,其实也是对汉藏和谐的姻亲关系的歌颂。

史诗中还用了相当的篇幅描写了汉族和藏族人民之间的往来。比如,史诗有一章叫《加岭》(也有资料翻译为《岭与中原之部》等),主要描述的就是格萨尔王应邀前往内地的故事:有一年,中原王朝皇后去世了,皇帝对皇后情深,一直不忍心将遗体火化。但不久,妖魔附尸,致使整个国家面临灾难。为拯救水深火热中的黎民百姓,皇帝邀请格萨尔王来帮忙。格萨尔王欣然应允,并克服重重困难到达了内地,降伏妖魔,使国家复入正轨,人民安居乐业。故事的最后,格萨尔王和汉家君臣百姓结下深厚情谊,大家一起欢庆后,他带着很多的礼物返回故乡。

《格萨尔王》在传承过程中有很多的版本,这个故事也略有不同。但根据研究这部史诗的专家徐国琼先生介绍,不管哪个版本的故事,说的都是中原王朝皇宫中发生了不幸,邀请格萨尔王前去为皇帝解除忧伤,格萨尔王此行是为了藏汉友谊,是正义、公道、友好的代表者。

除了这样的故事,史诗的其他篇章也多次谈到汉藏人民往来之事,比如,当藏族部落发生纠纷,会请汉族德高望重之士来调停;内地和西藏地区人民也会经常开展物资交换,等等。《加岭》中格萨尔王到内地的时候,就和皇帝互相赠送了特产,而汉藏民族之间更多的物质交流,大多是通过贸易活动实现的。史诗中就谈到,西藏地区的绸缎、茶叶等,基本是从内地买来的。同时,两族人民之间文化交流的领域也很广泛,比如,藏族人会到汉地学习法律等知识,内地的艺人也会到西藏地区表演戏耍,或者进行棋弈交流等等。

J2021040202.jpg

▲ 关于格萨尔王的连环画

故事背后反映着汉藏友好

艺术是现实的影子。史诗中的细节,也是历史上藏族人民历来珍视汉藏之间友谊的缩影。这样的友谊,同样凝聚到藏族历史上一个美妙的传说中:在汉藏交界地带有一座专供汉藏两族人民通行往来的金子做的桥梁,世人称之为“汉藏黄金桥”。由于往来人员太多,过不了多久,桥面上的金子就会被磨损。为了保护桥梁,有一位老太太会定期在桥面上涂金,使黄金桥常走常新,自古至今崭新如初。《加岭》中提到,有一次格萨尔王还关切地向他的部下问道:“那位护桥的老太太境况如何,她是否还在为维修黄金桥而忙碌?”简单的问候,传递的是格萨尔王对汉藏两族人民相互往来的关心和支持。

话说回来,《格萨尔王》中这样汉藏友好团结的故事,也不是凭空而来,历史记载和现实生活,都可以让我们一窥两族人民间的绵长情谊。

首先从历史上来看,很早之前,汉藏两族人民就有友好往来。由于地理环境和产业结构等的差异,两地出产的物品有很大的互补性,所以自唐代以来以“茶马互市”为代表的汉藏贸易经久不衰。唐朝的文成公主和金城公主,也先后与藏族首领通婚。

而现实中,在史诗《格萨尔王》广为流传的青海、甘肃、西藏、四川等地,汉族和藏族相互交往、通婚和贸易,同样是生活的日常,生活在这些地区的人们对此有较深的感触。所以,人们在讲述《格萨尔王》时,把这方面的内容融入其中,依照历史,结合现实,演绎出了许多动人的汉藏团结友好的故事。

《格萨尔王》“故事树”,至今仍在民间不断生长

史诗中,格萨尔王的传奇结束于他归返天界,但属于《格萨尔王》的传奇却刚刚开始。

在世界各地的文学史上,史诗都被当作一种口头艺术,由人民群众集体创作,主要依靠吟游诗人、说唱艺人在民间口耳相传。

作为一部在劳动人民中产生的英雄史诗,以江河源头为中心的地区,是《格萨尔王》流传的主要地区,青藏高原上的藏族人民是《格萨尔王》的主要创作者和传播者。藏族人民每逢喜庆或劳动之余,总是聚集一起,邀请艺人说唱《格萨尔王》,或三日五日,或十天半月,甚至更长的时间。

欣赏艺术的同时,民族情操也在默默生长。《格萨尔王》中主张统一、各民族团结友爱、自强进步的思想,教育了一代又一代藏族人民,世世代代鼓舞藏族儿女维护统一,团结一致,奋发进取。

这样的一种民族情操,也随着我国各民族之间文化交流的深入和发展,传播到其他兄弟民族。

据调查,藏族《格萨尔王》史诗在中国相继流传到蒙古族、土族、裕固族、纳西族、白族、普米族等兄弟民族当中,而且,在长期的流传过程中,还与各民族的社会生活和文化传统相结合,形成了各具本民族文化特色的“格萨尔王”——因为藏语在不同地区语音的变异,格萨尔这个称谓也随着传播在各民族有了新的称呼——蒙古族叫“格斯尔”,土族叫“格赛尔”,裕固族叫“盖赛尔”,白族、普米族叫“冲?格萨”……可以不夸张地说,在祖国的四面八方都有《格萨尔王》传布,尽管称谓略有差异,但都是在讲述同一个民族英雄格萨尔王的传奇故事。

《格萨尔王》在多民族中传播,不仅是传承民族文化、凝聚民族精神的重要纽带,也是各民族相互交流和相互理解的生动见证。

《格萨尔王》精神不仅对其流传的民族发生影响,而且这些民族在与其他民族的交往中,也间接地将这种精神传递给更多的人。此外,这部史诗还流传到了蒙古国、俄罗斯的部分地区以及喜马拉雅山以南的印度、巴基斯坦、尼泊尔、不丹等国家和周边地区。

直到今天,还有很多人不断地吟唱这首史诗。西方文学理论中有个概念“故事树”,意思是一些有活力的故事,像一棵树一样,在民间会不断生长。《格萨尔王》这部史诗,就像有生命力的故事树,不断生长,开枝散叶,在毡房中、在篝火边,在马背上、在舞台中,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人。

更重要的是,追求统一、民族团结、自强进步是中华民族五千年历史的共同积淀。所以,我们可以说,《格萨尔王》也是中华民族伟大精神的折射。

J2021040203.jpg

▲ 小说《格萨尔王》

史诗的侧面

那么回到我们的故事中,格萨尔王到底是一个传说中的虚构人物,还是历史上真有其人?

这一问题曾引起了不同的看法,研究者们也得出了关羽说、成吉思汗说、古代罗马恺撒说等等假设,也有人认为,格萨尔王或许只存在于传说中。不管真相究竟如何,不可否认的是,对藏族人民和其他仍旧吟唱着《格萨尔王》史诗的各族人民来说,格萨尔王真真切切活在他们心中。正如史诗中所唱:

“即使有那么一天,飞奔的野马变成枯木,

洁白的羊群变成石头,雪山消失得无影无踪,

大江大河不再流淌,天上的星星不再闪烁,

雄狮大王格萨尔的故事也会世代相传……”

著名藏学家王沂暖的观点或许会给我们启发:格萨尔这个人物是藏族人民以一个历史人物为模特集中创作出来的,已经神化为和齐天大圣孙行者一样,有了神通变化,即使他是历史人物,虚构的成分也大于历史事实。”

所以,格萨尔王究竟是否真实存在,或许已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从史诗的产生、流传、演变和发展的历史这一侧面,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我们伟大的祖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的大家庭,各族人民亲密团结,艰苦奋斗,共同缔造了我们伟大的祖国,同时也创造了丰富多彩、灿烂辉煌的中华文明。

(责任编辑 王菁)

(本专题图片除署名外来自网络)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