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纬45 度,筑起保家卫国的坚固防线

聚焦
2021-06-11 16:08

◇ 文 / 仝一

J2021040301.jpg

2016年5月24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黑龙江省同江市八岔村,看望群众时说:“我是第一次到赫哲族居住的地方来,感到很亲切。《乌苏里船歌》唱的‘船儿满江鱼满舱’的美好画面早就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赫哲族虽然人口较少,但看到你们生活欣欣向荣,后代健康成长,文化代代传承,为你们感到高兴。我心里惦记着每一个少数民族。各民族要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上团结一致,共同发展进步。”

“鱼皮部落”的智慧和勇敢

“乌苏里江来长又长,蓝蓝的江水起波浪,赫哲人撒开千张网,船儿满江鱼满舱……”

习近平总书记提到的这首《乌苏里船歌》,已经传唱了半个多世纪,也让很多人知道了在我国东北边陲的三江流域(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流域),世代居住着一个以渔猎为生的民族——赫哲族。

关于赫哲族,我们之前在“探索”栏目有过介绍。这个民族因为用“鱼皮制衣”的硬核传统,而被称作“鱼皮部落”。而我们今天要讲的,是这个勇敢的民族,在北纬45度一带的地域,筑起保家卫国的坚固防线的故事。

我们的故事,要从赫哲族生活的三江流域说起。三江汇流的三角地区,位于北纬45度左右,这里三江沃野,山水纵横,有驰名中外的特产:鳇鱼、鲑鱼、三花五罗(几种鱼的合称)、貂皮、麝鼠……自古以来,就是富饶的天然渔场和逐猎之地,人们常用“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进饭锅里”来描述这里的富庶。而这富庶之地,也让隔壁的沙皇俄国垂涎欲滴,伺机吞噬。

《中国近代史讲义》(海军政治部宣传部编)记载,清朝道光三十年(1850),一小股沙俄军队侵入黑龙江口的特林村,可刚进村,就被当地满族、赫哲族等各族群众团团包围了。村民们警告沙俄侵略者:不经清政府许可,任何外国人都无权踏上这片土地,接着把这些侵略者驱赶了出去。

这段历史想必同学们也不陌生。19世纪中晚期,清政府统治下的中国逐渐沦为列强瓜分的市场。沙皇俄国是其中之一,对中国的东北边疆虎视眈眈。而世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赫哲族和其他各族人民誓不屈服,坚决反抗,自发筑起了一道坚固的防线,抵挡着侵略者的铁蹄。

《近代中华民族反帝爱国斗争简史》(杨作林主编)里也记载了这样一段感人的往事:

1854年(清朝咸丰四年)5月,沙俄一个叫穆拉维约夫的将军,率领1000多士兵,带了大量枪支弹药,分乘几十只舰船闯进我国的黑龙江流域。当他们的船队到达松花江口时,由于道路不熟,又遇到大雨,方向难辨。慌乱之际,发现江边有赫哲族渔民在捕鱼,于是强迫渔民乌尔桑阿等人带路。但是赫哲族人民一向爱国不畏列强,就严词拒绝了,穆拉维约夫的阴谋未得逞,一气之下把赫哲族渔民关押数日才释放。

紧接着的1858年,又一支沙俄船队闯入松花江进行侦察,接近黑河口边防哨卡时,不顾清军拦阻,在中国的内河航道上横冲直撞。江上捕鱼的赫哲族渔民发现这一情况后,一边派人向清政府报告,一边组织渔船协同清朝官军阻拦沙俄船队。赫哲族渔民们划着桦树皮做的小舟,配合官军一起追了60余里,因为桦皮舟轻便灵活,航速较快,很快便赶到了沙俄船队前头,他们将桦皮舟在江面上一字排开,形成了一道水上封锁线,阻止俄国船只前进,还要求他们立即离开中国。俄军见势不妙,才匆忙原路折回(见《三姓副都统衙门档案》)。

在各种历史资料中,这样的故事还真不少。有的资料中还说,那个时期,沙俄不怕清军,却怕赫哲族,因为赫哲族实在“剽悍”,而且为了保卫祖国,是豁出命的,以至于后来清军执行巡逻任务干脆打扮成赫哲族的猎人,用赫哲族的威力震慑俄国人。

J2021040303.jpg


▲ 赫哲族的“鱼皮衣”

抗日史篇

热爱祖国、不畏强暴、骁勇善战,是赫哲族的民族性格。这种性格,在抗日战争中又一次得到体现。

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中国东北,赫哲族人民遭受殖民统治。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赫哲族人民参加东北各种抗日组织,和各族人民一道,同日本帝国主义进行英勇的斗争。

张嘉宾主编的《赫哲族研究》这本书中记载了一个赫哲族抗日小分队的故事。1932年,居住在今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桦川县苏苏屯、万里河屯的卢英春、尤国清、傅金同、龙福山、吴永祥等20多位赫哲族人和30多个汉族青年一起,成立了一支抗日队伍,就叫“黑河”。后来,他们中的一部分赫哲族还参加了东北抗联第六军二师五团,转战于马库力山、万里河通、腰林子、新城镇、都噜河、萝北等地,以作战勇敢而著称,多次把日寇打得落花流水。

这样自发反抗日寇,保卫祖国的精神,像是一种民族传统,不断在赫哲族人民中生长。1932年5月,居住在今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同江市街津口乡一带的40多个赫哲族青年,参加了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李杜将军属下张锡侯领导的抗日义勇军。1933年8月,他们在同江七星岗地区伏击日伪军200余人,毙伤多人。这支力量并不雄厚的队伍,就这样一直勇敢对抗日寇,为抗战立下汗马功劳。

面对赫哲族的顽强抵抗,愤怒的日本侵略者甚至想出了让赫哲族离开赖以生存的江河,集中到荒野“自生自灭”的诡计。

“别看我们赫哲族现在过得这么好,可当年差点全都死在日本侵略者的手里。”同江市八岔村村民吴桂凤的父辈们,就曾经历过侵华日军的残暴统治, 吴桂凤时常听父亲提起那段“黑暗”的日子:1942年,日本侵略者强占了赫哲族世居的地方,强迫他们搬到远离江边的沼泽和荒地,“那地方不能打鱼,连水都是红色的,人们只能靠打野物和采野菜填肚子”。

被强迫迁居后不久,赫哲族人居住的地方就开始流行传染病,在缺食少医的恶劣条件下,不少赫哲族人病逝。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中国境内赫哲族人口已由日本侵华战争前约3000人骤减至300多人,处于濒临消亡的境地。

饱受日寇摧残和压榨的赫哲族,面对这样的绝境,也并没有屈服,反而更激发了他们反抗和求生的斗志。

1945年8月9日,苏联红军出兵中国东北时,他们积极担任翻译、充当向导,为此,苏联还在1945年为战胜日本帝国主义而作出贡献的几位赫哲族村民授予了抗日奖章。

J2021040302.jpg

▲ 赫哲族不论男女老少,都堪称捕鱼好手

唱响神州的《乌苏里船歌》,道不尽的赫哲族

这就是赫哲族的故事。我们有限的篇幅,无法一一展现这个民族的英雄篇章。但是我们可以这样总结,虽然人口少,但这个民族不怕牺牲,不畏强暴,英勇顽强,敢打敢冲,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他们以一个民族的微薄之力,在各个历史阶段中,用生命和热血世代守卫着祖国的安全和统一,和其他各兄弟民族一起,塑造了中国伟大而光荣的历史。

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帮助赫哲族重建家园,让赫哲族群众重新过上安稳生活。今天的三江流域,赫哲族人的家园,不断焕发新时代的生机活力,就像《乌苏里船歌》中唱的:

“白云飘过大顶子山,金色的阳光照船帆,

紧摇桨来掌稳舵,双手赢得丰收年,

白桦林里人儿笑,笑开了满山红杜鹃……”

悠扬的歌声,写满了赫哲人幸福又鲜活的生活。这个一路勇敢走来的民族,在党的阳光沐浴下,正信心满怀地扬帆远航,唱响新时代《乌苏里船歌》。

(责任编辑 王菁)

(本专题图片除署名外来自网络)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