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教育新路径——“档案袋评价”在昆明市“民族班”学生管理中的运用

园丁在线
2021-06-14 10:11

小编语:学校是开展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教育的主阵地,对塑造各民族学生的“五个认同”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如何把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这条主线贯穿到日常教育管理的全过程,赖捷老师做出了积极的思考。运用“民族班”学生“档案袋评价”,就是这种思考的创新成果。

Y20210401.jpg

◇文  /  昆明市第一中学  赖捷

2015年起,昆明市在昆明市第一中学等4所优质高中开设“民族班”“阿诗玛班”,这是昆明市为贯彻落实党的民族政策和民族教育工作会议精神,促进民族团结进步、创新教育扶贫、加大教育扶贫力度,让各族学生更多享受优质教育资源的重要举措。“民族班”“阿诗玛班”重点招收昆明市户籍贫困地区、民族地区应届初中毕业优秀少数民族学生。运用“档案袋评价”对“民族班”学生进行细致管理,让他们更好融入校园,有助于促进各民族学生交往交流交融,是开展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教育的新探索。

“档案袋评价”在中小学的运用

“档案袋评价”是20世纪80年代随着西方中小学评价改革运动逐渐发展起来的。全美教育协会定义:“档案袋是学习的记录,主要包括学生的作品,以及学生对作品的反省。”

“档案袋评价”最初是艺术和人文学科在使用,通过收集学生一学年的作品,反映学生的成长和发展。实践证明,“档案袋评价”作为一种过程性评价,可以有效避免评价标准化导致的单一化影响,对学生的学习主动性产生积极促进作用。在高中新课程改革中,多个学科都被明确建议要建立学生成长过程的档案袋。笔者认为,将“档案袋评价”用于学生管理,对促进各族学生在跨文化适应、交际培养、心理稳定、学习状态延伸、升学指导和职业生涯规划设计等方面都有积极意义。

民族班学生“档案袋评价”的构建

“民族班”学生“档案袋评价”的构建应该结合培养目的、特性和发展持续性。

首先,“民族班”学生档案袋可以与该生的学生档案袋并列,由班主任、任课教师、宿舍生活老师、家长协助学生收集,学生和任课教师协助班主任整理,学生、班主任、任课教师、宿舍生活老师协助年级组保管,学生、班主任和年级组利用。

其次,需要精心设计档案袋内容,具体建议如下:

1.突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培养。

在班主任指导之下,一学年内收集学生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学习感悟(入脑入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导下知行合一的表现(见行见效)。例如:参与思政课程的考勤记录、民族团结一家亲的作品创作、中华传统节日和文化活动的了解和参与情况等。

2.在学习文化学科课程中跨文化融合的情况。

因生活方式、风俗习惯等不同,一部分学生的语言学习,都经历了母语学习—汉语(普通话)学习—英语学习的过程,所以培养这部分学生的跨文化交流能力,面临一些障碍。针对这些困难,学生档案袋可以在某些学科的学习评价方面做文章,有针对性设置一个时间段的“最好语音记录”、参加传统文化社团的成果展示等,由学生在任课老师指导下挑选出最满意的音频或视频,一个月或一个学期一更换。

3.在校园中碰到的社交障碍、生活和思想上的困难,以及应对措施和持续进展。

学生初次离开家庭融入集体生活,其心理压力和健康状况应该得到充分的重视。班主任、任课老师等要引导并鼓励学生勇于倾吐心声,把自己在学习和生活中遇到的问题和困惑说出来。班主任和年级组要把这些困难分类梳理,提交学校相关职能部门,职能部门对应清单领取任务,一对一辅导帮助,直到问题解决或暂时被控制住。整个过程都需简要登记,办结后学生可再选立一个。每个问题的处理周期以一学期至一学年为宜。这种做法和每年召开民族生座谈会的意义相似,但是座谈会的参与面窄、处置效果没有监管,所以,从效率和效果两方面对比都不占优势。

4.在本民族文化传播和继承发扬方面的努力付出。

“档案袋评价”应该体现“一切为了学生发展”的教育目标,需要为学生未来大学阶段的学习评价提供依据,甚至为未来职业生涯规划提供参考作用。一方面,可以围绕学生的民族文化传承情况做描述,收集学生在本民族语言和文化方面的掌握水平和成果,比如表演录像、研究性学习成果等。另一方面可以收集学生对本民族发展与中华民族大团结的认识和反思,激发他们热爱家乡、建设家乡的故土情怀与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融合、统一。

需要注意的问题 >>

1.教师培训要先行。

教师是“档案袋评价”的先行者,如果教师缺乏必要的理论素养和实践能力,评价效果和可信度都受影响。其中班主任的作用更突出,从培训指导学生建立档案袋、组织交流展示到指导自评、互评,班主任都扮演着重要角色。

2.学校网络和信息化建设有一定基础。

“档案袋评价”最大的困难是加大了老师的工作量,如果以大多数国内中小学的编制状况和招生规模来看,电子档案袋可以节省人力和时间,所以在已经具备一定信息化基础的学校,实施难度会低一些。

3.理论和实践齐头并进。

 这套体系毕竟从国外引进,在国内怎么发展还需要继续开展理论研究和实践摸索,可以结合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学校建设的评价体系尝试推进。

(责任编辑 黄薇)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