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吉克族,冰山上的来客

探索
2021-03-23 15:55

◇ 文  /  九九

T1.jpg

▲ 正在玩游戏的塔吉克族孩子。

如果走进塔吉克族聚居的地方,你会看到别样风情,这里的人都是高高的鼻梁、大大的眼睛和白白的皮肤……

T2.jpg

▲ 塔吉克族牧民至今仍然保持着半农半牧的生活方式。

冰山上的来客

在中国地图的最西端,有一片神奇的土地——帕米尔高原,中国的塔吉克族长期生活在这里。1963年中国最火的电影《冰山上的来客》讲的就是发生在这里的故事。

塔吉克族有句谚语:“人的肚脐在肚皮上,世界的肚脐在帕米尔。”“帕米尔”是塔吉克语“世界屋脊”的意思,这里平均海拔在5000米以上,拥有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由于海拔高,这里的上千座高峰上都有常年不化的冰雪,因而被称为“冰山”。

中国境内的塔吉克族大约有5万人(2010年统计数据),深眼窝、卷发、蓝眼睛、高鼻梁,这是塔吉克族的典型外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西南部的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是帕米尔高原上最大的县,也是我国塔吉克人的主要聚居地。

T3.jpg

▲ 在卡拉苏牧场,一个塔吉克女孩正出神地看着阿妈挤奶。牛羊奶是塔吉克人日常生活的必需品。

见面礼仪

近几年来,塔什库尔干县变成了游客“打卡”的胜地。但如果想和塔吉克族的朋友们打个招呼,那可有“讲究”。俗话说入乡随俗,关于打招呼这件事,塔吉克族有他们自己的方式。

首先是吻手礼,这是塔吉克族最主要的见面礼仪之一。两人见面时先握手,然后俯身互吻对方的手背。男女互相见面时,女士要吻男士的手心,男士则要用手轻轻地按一下女士的头部,以示敬意。此外,还有一种比较特殊的见面礼仪,那就是平辈的女性之间,如果关系很要好,见面时会互相亲吻对方的嘴唇。

从这些基本礼仪中就能看得出塔吉克族的热情,而且,在他们的文化习俗中,尊重女性是很重要的部分。如果去塔吉克族家里做客,主人会把来宾中年龄最大的女性视为最尊贵的宾客,进门要请她先进,其他人则按先女后男、先大后小的顺序进入。

如果你到塔吉克族牧民家里就会发现,他们的毡房和帐篷普遍都没有门,只挂有一张毡门帘。原因是这里的牧民彼此之间相互信任,几乎没有发生过入室抢劫、盗窃等案件。所以塔什库尔干县也被称为“不会丢东西的地方”。这里的人如果在路边发现了别人丢失的东西,会把东西放在路边,用一圈石头围起来,好让失主回来寻找的时候能够很快发现。

T4.jpg

▲ 在北京东北郊的张家口市青少年艺术军校分部,塔吉克族孩子们在千里之外排练家乡的鹰舞。

“鹰歌鹰舞”

 鹰,是帕米尔高原上的神圣动物,被认为是自由勇敢的象征。塔吉克族是崇拜鹰的民族,至今仍自称为鹰的传人。在他们看来,任何不好的事,都逃不过鹰的眼睛,“草原是牛羊的天堂,不是窝藏豺狼的地方”。

塔吉克族中广泛流传着关于鹰的各种传说。在这些故事中,鹰总是与塔吉克族生死与共、息息相关。在危难关头,鹰总是挺身而出、化解灾难,既是勇敢、正义的化身,也是英雄的象征。一般在重大节日或婚礼的时候,大家就会跳起优美刚健的鹰舞。

“鹰舞”二字名副其实,基本动作完全是模仿鹰的动作。鹰舞的主角多是男性,跳舞的时候,舞者屈膝、耸肩,模仿雄鹰展翅飞翔、回转盘旋等动作,舞者身手刚健强劲,宛若飞翔在帕米尔高原的雄鹰一样自由洒脱。

为鹰舞伴奏的是鹰笛和手鼓。一般男子吹鹰笛,女性敲手鼓,大家围在一起歌唱,非常热闹。鹰笛是塔吉克民族独有的乐器,用鹰的翅骨做成,声音悠扬、高昂。但对很多人来说,最迷人的还是演奏鹰笛的人。

塔吉克族在演奏时非常专注。他们的眼睛总是看向远处,或雪山、或天空,而不是眼前的观众。作为站在世界屋脊上的人,他们或许已经习惯了站在高处看风景,而他们清澈善良的眼神,以及流露出的真挚、热情与坚韧,或许正是塔吉克族的底色,也是帕米尔高原的底色。

T5.jpg

▲ 塔吉克族的手鼓是单面蒙皮,鼓框内坠有小铁环,可独奏,也可双人重奏。

 冰山下的婚礼

独具魅力的塔什库尔干县成了背包客们向往的“打卡”胜地,而塔吉克族的婚礼,更是成为最可遇而不可求的“高峰体验”。

婚礼,是爱情的见证,而塔吉克族的婚礼更像一场富有民族特色的庆祝盛宴,并在2008年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塔吉克族的婚礼要举行整整三天。结婚是人生的“高光时刻”,当然要打扮得漂亮。婚礼的第一天,主要就是新郎和新娘各自在自己家里打扮和准备。

塔吉克族的男帽叫“图马克”,女帽叫“库勒塔”。结婚时新郎要在“图马克”上缠上红白相间的布,并且垂下来一段;新娘要在“库勒塔”帽前缀上一排“斯里斯拉”(银饰),还要戴上系有红、白两色手绢的戒指。红色和白色是塔吉克族婚礼上的重要颜色,白色象征着纯洁、纯净;红色象征着喜庆和幸福。

塔吉克族的婚礼不仅仅是两个家庭的事,整个村子都要参与。婚礼第一天一大早,乡亲们会来到新郎家祝贺,喝上几口茶便走出房间,各自找事做去了,宰羊、和面、切菜……井井有条。

第二天的接亲,是婚礼的重头戏,新郎会骑着高头大马,在一众亲友的簇拥下,浩浩荡荡来到女方家接亲,并向女方送上接亲礼物——一只肥羊。

撒面粉,是塔吉克族独特的婚礼仪式。举行婚礼时,主婚人要往新郎、新娘身上撒些面粉,新郎和新娘也要互相撒一点,他们认为,经过这一仪式,新郎和新娘就会相亲相爱,和睦融洽,白头偕老。仪式结束之后,还会举行高原上特有的赛马、叼羊等娱乐活动。

结婚当天,新郎会住在新娘家。第二天的早晨,两位新人同骑一匹马回男方家,随行的亲友们还会弹起各种乐器,边歌边舞。路上经过谁家门口,谁家的女主人就要端一碗酥油拌奶子给新郎喝,还要把面粉撒在他身上,表示祝贺。到男方家时,婆婆会在门口放上新毛巾,新人双双踩毛巾进门,以表示从此以后两人开始新的生活。而且,塔吉克族新娘可以在婚后一年内都穿着新娘礼服。其他民族的女孩们结婚只能风光一天,塔吉克族新娘们却可以风光一年。

这就是塔吉克族的婚礼,从这些程序里可以看到其独特的文化内涵和处世原则:重视集体、珍视家庭。也正是得益于此,塔吉克族的家庭非常稳固与和谐。

T6.jpg

▲ 10 月的塔什库尔干,谷仓盈满,牛羊满圈,远行的亲人已平安归来,人们跳起鹰舞,一年的辛劳抛诸脑后。

守卫边疆的帕米尔雄鹰

“花儿为什么这样鲜,为什么这样鲜

哎,鲜得使人,鲜得使人不忍离去

它是用了青春的血液来浇灌……”

一曲《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曾经风靡中国大地,并持续感动着一代又一代人。这首歌来自电影《冰山上的来客》,电影讲的是以塔吉克族青年阿米尔为代表的边防战士,与境外敌对势力斗智斗勇的故事。塔吉克族的真诚、朴实,以及对祖国和人民的无限忠诚,令人为之动容。而在银幕外,他们同样勇敢、坚毅。一代代塔吉克族坚守在祖国版图的西北角上,为祖国的边疆繁荣稳定作出了巨大贡献。

从塔什库尔干县城往西走几十公里就来到了国境线边上。这里地势险峻,地形复杂,是中国、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和阿富汗四国之间唯一一条可通车的陆路通道上的重要枢纽。到了每年的征兵季,当地的青年不需要动员就会踊跃报名参军。参军戍边在塔吉克族看来是无上荣光,这种使命,他们世代坚守。

自西汉时期开始,塔吉克族生活在帕米尔地区的先民,就一直与中原地区保持友好往来,丝绸之路开辟以后,帕米尔地区和内地的来往就更加频繁了,此后历经两千余年,塔吉克族的先民在抵御外来入侵的战争中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在塔吉克族的史诗和民歌中,有一个英雄故事一直在流传。

1836年冬天,中亚的浩罕国侵略军进犯色勒库尔(塔什库尔干县在清代称色勒库尔),塔吉克族青年库尔察克率领族人浴血奋战,宁死不降,为保卫祖国的领土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的故事被写入史诗,至今仍在塔吉克族中传唱。这样英勇保卫祖国的塔吉克族英雄还有很多。有人说,塔吉克族就是一支永不撤离的祖国边疆守卫者。

历史反复证明了这一点。在1891至1894年间,沙俄勾结英国,企图进占塔什库尔干县。塔吉克族人民奋起反抗,自发组织起“色勒库尔绥远回队”保卫地方。还有许多塔吉克族牧民自愿迁到塔什库尔干县南部的热斯坎姆附近边卡和明铁盖等处,长期在那里垦牧戍边,担任边防重任。

T7.jpg

▲ 每到5 月,塔吉克族牧民就会拖家带口,赶着牦牛和羊群,翻越海拔5300 米的雪山,到达水草丰茂的卡拉苏牧场。

新中国成立以后,居住在这里的农牧民、干部职工与驻军一起爬冰卧雪,战斗在风雪高原,为保卫边疆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在888公里的国境线上,每一处牧民定居点就是一个哨所,每一位牧民就是一名卫士、一名情报员。他们只要发现敌情,哪怕不吃不喝,骑一天马或走一天路,也要将情况报告给边防军。不管环境多恶劣,塔吉克族人民忠于祖国的意志是坚定的,是祖国边境线上忠实的守卫者。

《穿越帕米尔高原》一书里这样写道:“在当地人的语言里,帕米尔是天堂的意思,但这对这块高地是一种很不正确的描述。因为从8月底到次年6月中,也就是九个半月里,由于气候的严寒,让人简直无法生存……”

就是这样一块在地理探险者眼里的不毛之地,千百年来,塔吉克族一直坚守,并在这片神奇壮美的高原上创造出灿烂多彩的民族文化。

塔吉克族鹰舞、塔吉克族婚俗、塔吉克族引水节和播种节、塔吉克族民歌、塔吉克族马球运动、塔吉克族服饰等六个项目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金草滩湿地、塔什库尔干石头城、塔吉克民俗村被授予“国际高原风情旅游目的地”称号。此外,心灵手巧的塔吉克族还擅长制作各种精美的手工艺品。

如今,这些具有民族特色的风俗和文化,正不断走出帕米尔,走向全世界。塔吉克族也将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继续书写属于他们的传奇。

(责任编辑 王菁)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T0.jpg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