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萨克拉门托,寻找旧事痕迹

放胆去旅行
2018-03-19 14:46

◇文·图  /  尹莉

32.jpg

▲乐居镇的街景

31.jpg

乐居镇的街景

来旧金山旅游总是在和时间赛跑,旧金山首府萨克拉门托(Sacramento)往往会被略过。其实,策划旧金山旅游线路时,在九曲花街、渔人码头、17mile,优胜美地、加上人文荟萃的博物馆和大学校园之外,还应该加上萨克拉门托。

萨克拉门托离旧金山87英里,是加州首府。是不是感觉奇怪,咦,加州首府难道不是旧金山,或者洛杉矶吗?不是的。我们的印象一直有误。

最初,萨克拉门托是一个瑞士移民建立的城堡,因为19世纪中叶淘金热,这里成了加州重要的经济、交通枢纽。美国第一条横贯东西的铁路终点站就建在这里,所以现在这里的铁路博物馆在全美的博物馆中也极具特色。于是,1854年,加州议会和州政府正式搬迁到这里,首府地位确立。直到今天,尽管加州其他城市名声在外,但这里依旧是加州的首府。

加州议会大厦

作为百年行政中心,萨克拉门托的议会大厦,是必不可少的目的地。远远地,你就能够看到议会大厦宏伟的外观,乳白色的建筑在阳光下显得典雅,庄重。

作为还在使用的办公机构,议会大厦的参观,相比美国国会大厦,手续简单很多。不需要预约,参观线路也没有限制。如果正好有议员开会,你还可以进去旁听。政治这个游戏,在这里允许围观。

这座议会大厦1906年重修过,漂亮的地毯用金属铸钉,钉在蜿蜒的木质楼梯上,抬头看见铜质的飞鸟形状的灯,会让人感叹,这精湛的工艺竟然历经了百年。因为没有战火的侵扰,美国有很多建筑都是传承百年,工艺原本就好,保存得非常完善。

作为展示加州发展的窗口,在这里,有加州每个县(这里的县相当于国内的市)的展示橱窗,还有供游客合影的加州吉祥物——铜铸棕熊,最有时间感的地方是书籍档案室,彩色的玻璃配上窗外影影绰绰的大树,以及投影到室内的斑驳阳光,此时,摊开羊皮书上弯弯曲曲的文字,让人恍惚中穿越了时光。

▲铁路博物馆的陈列

议会大厦里有参议院和众议院的议事厅,它们各据两层,颇有一些排场。可惜,我两次来都没碰到开会,打酱油的机会都没有。

游览完议会大厦,漫步走下台阶,围绕大厦的是40英亩的州府公园,在这里可以欣赏来自世界各地的植物,还可以参观芳香四溢的国际世界和平玫瑰花园。值得一提的还有南北战争纪念园,1897年,南北战争战场上的树苗被移植到了这里。

州府公园不仅是观光的去处,也是加州各种集会的重要场所。我第一次去是2016年底,当时恰逢美国总统大选,特朗普的支持者就在议会大厦外面聚集。

参观完州议会大厦,往北走,有一处文艺复兴时期风格的建筑群,也颇有历史。它们就是始建于1887年的萨克拉门托圣体主教座堂(CathedraloftheBlessedSacrament)。

正值圣诞节前后,教堂大殿内的装饰有着浓郁的节日气氛,看到游客,神职人员义务地引导大家参观。教堂尖塔高66米,在100多年前,也称得上摩天大楼了。

萨克拉门托圣体主教座堂的外观

萨克拉门托圣体主教座堂大厅,有1400 个座

来到萨克拉门托,对于华人来说,还有一个地方是必须去的,那就是名字听上去寄寓了美好愿望的乐居镇(Locke)。沿着萨克拉门托河静谧而优美的风景,车行20分钟,远离城市,我们找到这个小镇。这里从100多年前开始就有华人淘金者陆续定居,鼎盛时期多达五六百人。

今天,这个衰落中的小镇还能看出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子,学校里悬挂有孙中山先生的像,街上有中国式的杂货铺、餐馆、中药店……昔日,这里庇护了饱受歧视的苦难华工;今天,随着历史的演进,这里因落后而凋零,破败。

在这里,我偶然遇到书画大师刘海粟的关门弟子、旅美华裔画家侯宁,他在乐居镇有两个工作室。他是少数的坚守者,在这里,他的艺术创作跟很多美国艺术家一样,都关心人类、自然与和平。侯宁说,乐居镇是中国人在北加州的根,这里让他安宁。

30.jpg

乐居镇上,画家侯宁的工作室和陈列馆

在美国,有很多唐人街。这些唐人街几乎都和乐居镇一样,跟早期旅美的华人生活密切相关。但是,对当代旅美的华人来说,唐人街已经不再是他们涉足美国的大门,他们已经全面地融入美国,融入全球化,他们活跃在加州的闹市、硅谷,而不是唐人街。于是,相对而言,乐居镇这样的地方,就仿佛凝固在时间里,被人们遗忘。

……

时间的长轴圈圈点点刻划着历史的演变,我们依稀从留存的蛛丝马迹当中看到人来人往的脉络、看到思想的交织、看到平凡和不凡。虽然还是那片湛蓝的天空,可时事已斗转星移。走过萨克拉门托,历史就在身畔,真实可触。

(责任编辑 刘瑜澍)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