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女郎”——提前终结一战的流感

聚焦
2020-04-10 19:05

2-1.jpg

▲ “西班牙大流感”爆发时戴口罩的士兵们。口罩在流感肆虐期间变成了全民用品,为了对抗疫情,各国的人们都被强制性要求戴口罩。那个年代,照片已经诞生,所以我们今天依然能从众多黑白历史照片中看到当时人们戴着口罩对抗流感的身影。

瘟疫是人类可怕的敌人,曾经造成数以万计的人丧生,甚至改变了人类历史的进程。而有些瘟疫的流行,也客观上结束了另一场灾难。比如一百年前的一场全球性瘟疫,就加速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结束。

第一次世界大战是一次残酷的战争,也是人类历史上首个战火波及全球的战争。1918年11月战争结束,但结束的理由,并不是某一方的胜利,而是一场流感——恐怖的“1918年流感”,人们还给它起了个美丽的名字“西班牙女郎”。 

2-2.jpg

▲ 美丽的西班牙首都巴塞罗那。“西班牙流感”这个名字的由来并不是因为此流感从西班牙爆发,而是因为当时西班牙染病人数多,甚至连国王也被感染,又因为西班牙是中立国,所以大肆报道流感消息,所以才被称为“西班牙流感”。

流感

“西班牙女郎”是一个很有欺骗性的名字,它让许多疾控专家和医生一听到就寒毛直竖。

有些小伙伴可能还记得2013年中国出现禽流感病例时政府如临大敌全力备战,电视台铺天盖地报道的情形。很多老百姓当时不以为然:“流感不就是流行感冒吗?有啥好怕的。”其实流感绝非普通流行感冒,二者有着本质的区别。

在英文中,感冒称为cold,而流感称为influenza,二者属于不同的疾病。普通感冒属于无足轻重的小病,而流感则是《传染病防治法》里国家以法规形式重点监管控制的疾病之一。 

1918年流感,可谓是全球有史以来最恐怖的一次流感,死亡率高达2.5%—5%,感染者约10亿,超过当时全球人口的一半。

2-3.jpg

2-3、▲ 在这次波及面很广的大流感中,著名画家埃贡·席勒也不幸感染。图片是电影《埃贡·席勒》中的画家本人,埃贡·席勒(Egon Schiele,1890—1918)是奥地利的绘画大师,一生只活了28岁。他的老师是维也纳分离派大师克里姆特(Gustav Klimt,1862—1918 ),师徒二人同是当时重要的表现主义画家,他们都因感染了“西班牙流感”而病逝于1918年。

“上帝之手”结束了战争

德国将军鲁登道夫在回忆录中将这场流感写成“阻止德国取得最后胜利的无形之手”。曾经有人说,这场流感是上帝为了终结第一次世界大战而散播。

第一次世界大战从1914年打到1918年,一共打了四年零四个月,全世界30多个国家参战,1000多万人在战场失去生命。而1918年暴发的大流感带来的死亡,比惨烈的一战的死亡人数还多很多,而且非常迅速。

流感在1918年春天悄悄蔓延,当时病毒还比较温和,感染者通常只是出现感冒、发烧、疲劳等症状,因而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可是到了秋天,第二波具有高度传染性的流感热潮出现了,受害者往往在出现症状的几小时或几天内就会死亡。

与此前任何一次流感相比,1918年流感的症状更具有戏剧性。最糟糕的症状是淡紫色发绀,患者肤色变成紫色、黑色或蓝色,这往往意味着“死神的气息”,所以被称作“紫色死亡”(今天来看该症状应该是缺氧所致)。当时的医生想尽一切办法试图解救“紫色死亡”,但因为当时人们并不了解流感的致病原理,所以也缺乏相应的治疗方法。

而1918年流感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年轻人(尤其是18—30岁之间)更容易被感染(按照传统观点,健康富有活力的年轻人通常对传染病具有更强的抵抗力),其中就包括许多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现役军人。

由于太多人生病,参战各国军队因之大量减员,并且很难得到兵员补充,因为身处后方的年轻人也同样无法幸免。同时,工厂大量关停,维系战争需要的物资生产也近乎停止。在这些因素的影响下,第一次世界大战加快了结束的进程。 

如果这是“上帝之手”结束战争的方式,那这个方式无疑太沉重。

据一些历史学家估计,当时全球大约18亿人中,可能有10亿人被感染(中国作为一战的参战国,也没能幸免)。就连当时的美国总统也感染了该病毒。而死亡人数估计为2500万—4500万。事实上,由于当时全球尚未普遍建立完善的卫生管理和统计报告制度,这个数字极有可能是被低估的。

这次流感杀伤力惊人。是什么造成了如此巨大的破坏性?很长一段时间人们都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比较普遍的看法是:一战中军队的行军可能在这种病毒最初传播的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而继发性细菌性肺炎(当时没有抗生素治疗该疾病)导致的相关并发症,以及强烈的免疫反应可能是该病如此致命的原因。

最近几年,科学家们又重新开始探索那场流感的秘密。很多证据显示,1918年的流感全球大流行可能是由于A型流感病毒中的HIN1病毒(一种变异后能够感染人的禽流感病毒)导致的。这种病毒最初可能是从鸟类扩散到人类身上的,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有传言称是一种名为恩扎(Enza,与流感英文单词最后四个字母完全相同)的鸟传播了该病。

2-5.jpg

▲ 显微镜下的流感病毒。流感病毒不可预知,因为它们变异得太快了,这种能力使得它们可以在不同种群间跳来跳去。1918年“大流感”的暴发是鸟类病毒从鸟身上传染给了人类,又从人传给了猪及其他动物。而现在,猪又将病毒传回给了人类,病毒一旦跳到新宿主身上,就或多或少变得致命。

“背锅”的西班牙 ——流感的来源?

不可思议的是,在一战结束的同时,这场大流感基本也就销声匿迹了。但对于历史学家和病毒学家而言,这种急促、致命疾病的暴发仍然有很多不解之谜。

前面提到过,1918年流感也被称作“西班牙女郎”,或者干脆被叫作“西班牙流感”,导致一直以来很多人以为这次流感是从西班牙开始出现。

实际上,没人能够确定它最初出现在哪里,也没人能够确定其传播途径。一些人认为它可能首先出现在法国盟军的军营中(在盟军军营中,英国人称之为“佛兰德斯感冒”或“化脓性支气管炎”,德国人称之为“暴发性卡他”)。最近几年还有人提出,与最近的禽流感类似,这种疾病可能起源自中国内地或香港地区。而更普遍流行的说法是,它最早于1918年春季出现在美国中西部的军营中,当时美军正在那里集结,准备赴欧参战。

2-4.jpg

▲ 这是当时报纸上的标题为“三个学者在努力寻找西班牙流感的病原体”漫画。这场大流感发生在医学远不如今天进步的时代,科学家也还不知道存在着病毒这样一种病原体,无法了解到底是什么造成了这样严重的疾病。所以,有人猜测病原体是德国潜水艇散布的生物武器,有人认为必定与犹太人有关,有的报道则认为来自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火卷起了地下不知名的病原体。

那西班牙为啥莫名其妙就“背了黑锅”?

因为当时处于战争时期,英法美德和所有欧洲参战国,都实行严格的新闻管制,一切可能有损于前线士气的事情都不允许报道,更不允许把区区流感渲染成“瘟疫”。整个欧洲,只有没有参战的中立国西班牙的媒体不受管制,他们也不用报道战争,每天就报道自家的流感情况。

而且西班牙疫情严重。据资料记载,当时800万西班牙人感染了流感,甚至连国王阿方索三世都染上了,在全球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下,干脆给这次流感起名“西班牙女郎”或“西班牙流感”。

“为啥非叫西班牙流感,不叫法国流感,或者是美国流感?”西班牙人据理力争了足足一百年。带来的唯一好处,就是2015年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宣布,以后不准以地名来对新疾病命名。

虽然造成了巨大灾难,但这场流感也有积极的一面。正如约翰·M·巴里在《大流感:历史上最致命瘟疫的史诗》一书中所说:“1918 年大流感的始末不是一个简单的关于毁灭、死亡和绝望的故事,也不仅仅是一个社会如何与自然强加于人类社会的灾难作斗争的故事。它还是一个关于科学和探索的故事,一个关于人们应该怎样改变思维方式的故事,一个关于人们在近乎完全混乱的环境中应该怎样冷静思考,然后作出果敢抉择并付诸行动,而不是无谓地长时间争论的故事。”

的确如此,虽然灾难给人类带来伤痛,但人们也从大瘟疫中认识到建立全球性卫生组织的重要性。人类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建立国际卫生合作计划,流行病学和医学统计学也成为公共卫生研究的主流方法论。此后,尽管也偶有瘟疫暴发,但都得到了及时控制,死亡人数也大幅下降。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