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劫——一场鼠疫与一个朝代的飘零

聚焦
2020-04-10 18:53

3-2.jpg

▲ 这是从北京景山公园俯瞰的紫禁城。景山在明朝时叫煤山,1644年,李自成的农民军攻入北京城,崇祯皇帝在这里自缢殉国,这一年崇祯33岁,他的死,标志着享国276年的大明朝寿终正寝。

无论如何,我们不应该小瞧老鼠。

在世界历史上,以老鼠为传染源引发的黑死病,曾经在欧洲导致2000多万人死亡,是欧洲的“至暗时刻”。在中国历史上,鼠疫也曾经间接地摧毁了一个存在了近300年的王朝——明朝。

这一切,恐怕得从气候说起。

3-1.jpg

▲ 于1642年写成的《瘟疫论》对疫病的深入研究,使得我国古代对瘟疫病因和传染途径的认识有了较大突破,并且参考古今医案,总结出一套切实可行的救治办法。在粗浅的医学认识下,明代先民们仍然可以在肆虐的瘟疫下顽强的存活,这是值得今人敬佩和学习的。同时我们也能从《瘟疫论》等书中汲取经验服务于当下。

一场大雪的“天启”

万历四十六年(公元1618年),广东下了一场大雪。随后上海、江苏、福建等南方地区都见到了罕见的大雪纷飞的场景。

后世的气象学家把这一段时期叫作明朝“小冰河时期”,是罕见的极寒的气候灾害。而且这样的糟糕天气持续了很久。崇祯即位的1628年正好是最寒冷的一段时期之中段,整个气温回暖是在明朝灭亡以后的清代康熙中叶。当时整个中国的年平均气温低于正常水平,夏天大旱大涝相继出现,冬天又奇冷无比,这导致了全国各地几乎连年遭灾。

据相关学者统计,万历至崇祯年间,年年都有一种或几种自然灾害,仅从崇祯元年到崇祯十七年,就发生了水灾、旱灾、雪灾、蝗灾,特别是旱灾,往往与其他的自然灾害并发,所以很多地方闹饥荒,很多人食不果腹。

3-4.jpg

▲ 明末筹划城邑防守的兵书《金汤借箸》于崇祯十一年(1638年)刊刻,当时鉴于明末“外虏”(清)“内寇”(农民起义)并起的形势,一个叫周鉴的将领与他的朋友商讨守城的方法,写成了这本书。清乾隆年间,实行书禁,这本书也被列为禁书。

鼠之过

老鼠也是饥荒的受害者之一。

老鼠是一种依赖农业生产的动物。当灾荒导致粮食大幅度减产后,老鼠也没吃的了,所以就开始“接近人类”,它们偷偷溜进人类的生活区域,寻找水和食物。而这些老鼠身上携带着大量鼠疫杆菌。

灾难首先出现在传统的人口密集的北方农业大省。或许是一只携带病菌的老鼠把病菌带到了人类生活的区域,或许是有人在饥肠辘辘的情况下不小心吃了一只带有病菌的老鼠,也或许是跳蚤通过吸食血液把病毒传播给人类……无论哪种方式,这种老鼠身上的病毒被悄悄地传染给了人类,一场席卷全国的鼠疫开始了。

我们以时间为线,看看鼠疫是怎么由北方传到南方。

1633年,鼠疫还仅在山西一带流行。1637年,鼠疫就流传到了河北。1638年,鼠疫流传到了安徽、江苏等省份。

这些地区的地方志多记载有“瘟疫,人死大半”等文字。

1643年,北京也发生了大的瘟疫。当时的人称这场瘟疫为“疙瘩瘟”“疙疽病”,应该就是对鼠疫造成淋巴结肿大的通俗称呼。这次瘟疫的传染性之强极像欧洲黑死病的时期:死亡枕藉,十室九空,甚至户丁尽绝,无人收敛者。

一个化名为“花村看行侍者”的人是这场大瘟疫的亲历者,在他的回忆录《花村谈往》中,他一口气举出了几个耸人听闻的突然死亡的个案——

一名官员前一刻还和同僚喝茶打躬,后一刻就“不起而殒”了;两个人一前一后骑马聊天,后面的人刚叙话几句问前面那个人,却发现这人已经“殒于马鞍,手犹扬鞭奋起”……叙述有些夸张,但可窥当时鼠疫发病的猛烈迅疾。所以有时也被称为“电击性鼠疫”。

前些年很火的历史电影《大明劫》,就描述了当时鼠疫蔓延的惨状。

可能有的人要问了,难道无药可治么?

因为受限于当时的科技水平和医疗手段,医生们并不知道瘟疫发生的原因,都用伤寒法治疗,毫无效果。

这里,我们就要讲明末瘟疫中出现的一位名医——吴又可,也就是《大明劫》的男主角,江苏吴县名医。

面对瘟疫暴发时“一巷百余家,无一家仅免,一门数十口,无一仅存者”的惨状,他奋战在抗疫前线,并总结经验,研究出一套防治方法,并写下了医学名篇《瘟疫论》。不过,虽然他的防治方法有所成效,但受限于当时医疗水平,也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瘟疫。不过,他的《瘟疫论》一书却有开创性。在这篇文章中,他打破陈规,跳出千年来一直恪守的伤寒论,从另一个角度对瘟疫的性质、特征、传染途径、流行过程进行了独到的研究,他的治疗理论一直被后世推崇,还被推广应用到多次防疫斗争中。

3-3.jpg

▲ 电影《大明劫》中兵营里大量将士染病的场景。明朝末年的瘟疫流行,使得大明王朝可谓內外交困。

大明劫

鼠疫“进京”的第二年,也就是1644年3月,明朝宣告灭亡。

对于明朝灭亡的原因,史学界一直存在争议。一般认为是李自成推翻的。也有的认为是大明朝廷内部出了问题,坏在宦官和政治腐败上。

上海交通大学历史系的曹树基教授在《鼠疫:战争与和平》一书中,提出一个很有建设性的观点:这场鼠疫,才是压倒大明朝的最后一根稻草。

那这场鼠疫对于风雨飘摇、内忧外患的大明朝究竟意味着什么?

当然,首先是大量人口死亡。鼠疫在山西等地流行时,“十室九病,传染者接踵而亡,数口之家,一染此疫,十有一二甚至阖门不起者”。陕西暴发鼠疫后,“米脂城中死者枕藉,十三年,夏又大疫,十五年,……大疫,十六年,稔,七月郡城瘟疫大作”。1644年春,鼠疫在北京达到流行高峰时,北京同样是“人鬼错杂,日暮人不敢行”的人间地狱景象。

据台湾著名明史专家邱仲麟的估算,自鼠疫始至李自成攻破北京,约20万北京人殒命,占当时北京总人口的1/5到1/4。在这样的情况下,驻守京师的明朝军队自然无法幸免。据历史记载,当时驻守京师的军队有10万人,大疫过后,仅余5万多人。

这直接导致明朝军队缺乏足够的精干兵员,来防守正对中原政权虎视眈眈的清朝八旗军。尤其是当李自成率领的农民起义军揭竿而起后,明朝军队被迫两线作战。

所以有历史学家提出疑问,如果不是瘟疫造成人员大量伤亡,如果有充足的兵员,崇祯皇帝还会如此焦虑吗?

另一方面,明朝作为一个以农业为本的国家,劳动力是农业发展的基础。缺乏劳动力的结果,就是大量良田沃土闲置。这也导致明朝军队长期陷入缺乏军粮的窘境。

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在冷兵器时代,充足的粮草是战争的基础。一支缺乏军粮的军队,怎么去与强大的清朝八旗军队和李自成军队作战?

因此,当李自成带着他的流民大军到达北京城时,面前其实是一座已经元气大伤失去防备能力的城市。就像撞了大运,这位农民领袖轻而易举地攻陷了这座原本城防坚固、防卫森严的帝都。

然而志得意满的李自成也料不到,他将很快惨败于多尔衮和吴三桂的联军,使北京城在短短一个多月就更换了两次主人。

在鼠疫的打击下,1644年3月,随着崇祯皇帝自缢于煤山上的一棵歪脖子树,明朝宣告寿终正寝。

或许真应了那句老话,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代替明朝的清朝,也没能逃过鼠疫的魔爪。1910年冬天,东北地区暴发鼠疫。第二年,清朝就在辛亥革命的打击下,永远地退出了历史舞台。

小贴士 >>

鼠疫主要分为“腺鼠疫”和“肺鼠疫”两种,前者死亡率达50%—90%,而后者死亡率几乎高达100%。非常不幸的是,崇祯十六年的大瘟疫,很可能是这两种鼠疫同时肆虐的结果,所以死亡率才如此之高。令人惊奇的是,席卷肆虐全国的干旱和鼠疫在清顺治元年后就消散得无影无踪。华北各地风调雨顺,社会经济开始复苏。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