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花和印第安消亡史

聚焦
2020-04-10 18:25

天花是最古老的疫病之一,其危害人类的历史可能要比鼠疫还要久远。在过去的3000年里,天花可能比地球上任何其他疾病杀死的人都多。

4-1.jpg

▲ 1980年5月,世界卫生组织宣布人类成功消灭天花。最后,世界卫生组织允许天花病毒只保留在以下两个实验室中:美国亚特兰大的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以及俄罗斯新西伯利亚的国家病毒学与生物技术研究中心(VECTOR)。

死神的礼物

古代医生就知道天花,因为它症状清晰,与众不同。病毒通过进攻呼吸道感染受害者。大约一周后,感染引起寒战、发烧和难忍的疼痛。发烧几天后就消退,但病毒远未罢手。病人先是口腔中出现红斑,然后扩散到脸上,最后蔓延到全身。斑点里充满了脓液,给人带来难以忍受的刺痛。大约三分之一的天花患者会丧命。哪怕幸存下来,脓疱也会覆上厚痂,在病人身上留下永不消退的深疤。所以有人形象地称之为“死神的礼物”。

大约3500年前,天花就已经在人类中间流行。这方面最有力的证据,是在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五世(公元前1149―公元前1145年在位)的木乃伊脸上,人们发现了一些疤痕,古代病理学家经研究后确认,这些疤痕就是因感染了天花而留下的。

在古印度的文献中也很早就有关于天花的记述。古印度人相信,天花是由女神西塔拉( Shitala)操控的,患上天花就意味着受到了女神的“眷顾”,所以印度人用“西塔拉”为这种疾病命名。

据我国东晋医家葛洪所著的《肘后备急方》记载,天花是在东汉初年(公元1世纪)由战俘传入中国的,所以我国古代也称其为“掳疮”。

但是天花究竟起源于何时何处,至今仍然是个谜团。

4-2.jpg

▲ “天花终结者”——爱德华·琴纳(有的资料音译为爱德华·詹纳 )。

印第安消亡史

历史上,天花带给人类最惨痛的记忆,莫过于它在美洲的肆虐。

贾里德·戴蒙德在《枪炮、病菌和钢铁》中提到过一个著名的论断:疾病在美洲殖民史上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15世纪末,美洲被发现后,随着欧洲人大批来到美洲,天花也悄然紧随而至。最早是1519年,仅带着300个西班牙殖民者的科尔特斯船长到了南美洲,阿兹特克王国后来跟他们打了第一仗,结果俘虏来的西班牙士兵里就有患天花的,结果完全没有抵抗力的南美人在之后的10年里人口锐减了75%,有1900万人死亡,枪炮是没有这么大威力的,天花病毒才有。

又过了十几年,1533年,人口刚刚恢复过来的南美洲又被皮萨罗船长率领着西班牙士兵用同样的方法血洗了一遍。

如果说印加王国和阿兹特克王国的人口大面积死亡是西班牙士兵纯靠运气,让天花成了武器,那么200多年后,英国殖民者是有计划地使用生物武器了。

当时的军官杰弗瑞·阿姆赫斯特,他收到了手下的战报,说在皮特堡的自己守军部队里发了天花,不少士兵失去了战斗力。阿姆赫斯特就琢磨了,是不是能让美洲的土著兵也来一次天花呢?所以他就写信给他的上级,保证在自己士兵不受感染的情况下,他要把2条裹过天花病人的毯子跟几个病人用过的手绢送给印第安人。

阿姆赫斯特在跟南美土著战斗中使用生物武器这段历史一直被当作传闻,但是到了1968年,新的证据被披露了,有历史学家深挖了当年的奴隶贸易,找到了1763年6月24号皮特堡军队医院的出库单,也找到了6月13号阿姆赫斯特写给上级要打生物战的亲笔信。这段从前只是传闻的恶性事件终于坐实了。

据统计,在与殖民者接触之前,美洲原住民大约有2000万至3000万人,而到19世纪末,却只剩下100万人了。阿兹特克、玛雅和印加等一些曾盛极一时的印第安大帝国及其所创造的辉煌文明,相继被摧毁。印第安文明慢慢没落,美洲最终成了欧洲的殖民地。正如查尔斯·曼恩在《1491》一书中写的:疾病不但是欧洲殖民者的帮凶,它本身就根本性地改变了美洲大陆的政治格局。

4-3.jpg

▲ 天花病毒是由欧洲殖民者带到美洲大陆的,传染性非常强,感染后会出现严重的毒血症状。100年间,美洲大陆由1亿的人口减少至不足1000万。其恐怖性让人们不得不忌惮。

卷土重来

18世纪,天花再次肆虐欧洲,这次的杀伤力升级了。

17世纪,伦敦的三四十万人口中,天花导致的死亡人数平均每年不到1000人。18世纪这个数字开始陡然上升。18世纪初,北欧冰岛的一次天花大流行,造成近40%的人死亡。在1723年的天花流行中,仅巴黎就有约2万人死亡。18世纪60年代,伦敦的人口约有65万,10年中死亡的总人数为23万多人,其中死于天花的便有2.4万多人,更令人震惊的是,90%左右都是10岁以下的儿童。整个18世纪,欧洲死于天花的人数以千万计,即便像荷兰国王威廉二世、法国国王路易十五和俄国沙皇彼得二世这样的皇权贵族,也难逃此劫。在天花面前,人不分尊卑老幼,也不分洲际国别,全世界的人都备受天花之害。天花似乎一夜之间就成为欧洲最严重的传染病。所以有些人开始恐慌,怀疑病毒是从美洲传来,而这是殖民印第安人所遭受的惩罚。

事实上,在预防接种疫苗发明前,天花几乎人人必得,甚至于被看作是像出牙、换牙一样的生理现象。染上天花之后,即使幸免于死,也会毫无例外地在患者脸上留下终身标记——一个个凹陷的疤痕。那时,脸上留有这种疤痕的人随处可见,以至于有历史学家曾形容道:在18世纪的欧洲,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只要脸上没有天花的疤痕,那么就意味着她拥有了不同寻常的美貌。由此不难推断,天花肆虐到了何种疯狂的程度。

虽然天花肆虐的真凶——天花病毒,直到20世纪初才被人们发现,但这丝毫没有阻止人们对于治疗和预防这种疾病的渴望和探索,甚至有时这种渴望和探索到了荒唐可笑的地步。欧洲中世纪,即使最著名的内科医生在患了天花的“最高贵的英格兰皇子”面前所采取的最高明的方法,也不过就是将他安置在一个红房间里,并盖上一袭猩红色的被单。

天花的根治最终得益于英国医生爱德华·琴纳发明的牛痘接种法。

18世纪,英国乡村医生爱德华·琴纳发现,英国乡村一些挤奶工的手上常常有牛痘,而有牛痘者全都没有患上天花。受此启发,1796年,他为一名8岁男孩接种了牛痘,此后这个男孩再没有患过天花。

从此天花有了有效和安全的防治方法,也开启了世界疫苗的发展史,包括天花、霍乱在内的大量流行疾病因此得以控制。1980年,世界卫生组织宣告天花根除。时至今日,天花仍然是人类成功消灭的唯一一种传染性疾病。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