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暗时刻,中世纪欧洲的黑死病

聚焦
2020-04-10 18:06

公元十四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欧洲,几乎是“世界末日”的场景。

在亲历者薄伽丘所写的《十日谈》中这样描写:行人在街上走着走着突然倒地而亡;待在家里的人孤独地死去,在尸臭被人闻到前,无人知晓;每天、每小时有大批尸体被运到城外;奶牛在城里的大街上乱逛,却见不到人的踪影……

造成这一现象的,就是在后世令人闻风丧胆的“黑死病(The black death)”。这一时期后来也被西方学者称为“中世纪最黑暗的年代”。

5-1.jpg

▲ 黑死病肆虐,死亡的气息笼罩整个欧洲。1348年的繁华都市佛罗伦萨街头,运送尸体的马车每个小时都在忙碌。图片出自根据薄伽丘的《十日谈》改编的同名电影中的镜头。

向欧洲蔓延

黑死病是什么?

大文豪薄伽丘也给我们留下了详细的描述——患者死前会流鼻血,大腿内侧和腋下有苹果和鸡蛋大小的肿块出现,随着病情的恶化肿块会蔓及全身。再往后,会在两臂和大腿上出现密集的黑斑,并逐渐扩散至全身。病患死亡率极高,即便能够侥幸存活也要被隔离。这也是它被称作“黑死病”的原因之一。

蒙着神秘面纱的黑死病,我们今天一般认为就是鼠疫。鼠疫病菌通常出现在啮齿类动物身上,比如老鼠或者旱獭。跳蚤或虱子通过叮咬,把啮齿类动物身上的鼠疫杆菌传染给人类,进而引起烈性传染病。

不过对于中世纪的欧洲人来说,以当时的知识储备和医疗水平,根本无法正确认知黑死病。因此人们在黑死病面前几乎没有任何防疫能力。

黑死病从何而起?

欧洲流行的说法是,公元1338年左右,在中亚草原地区发生了一场大旱灾引发局部瘟疫。只是当时没有人知道,几年后它最终会酿成一场世纪大灾难。

到了1348年,也就是疫情在欧洲暴发的这一年,一个叫博卡奇奥的意大利人率先将黑死病的症状记录下来。因此有人推测,从中亚出发的黑死病,是通过贸易的商船,最后在意大利登陆从而蔓延到整个欧洲的。

但还有一种说法受到很多人质疑,黑死病是入侵欧洲的蒙古人带来。1345年,蒙古人对热那亚位于黑海之滨的领地卡法(Kaffa)展开围攻,因为久攻不下,他们将黑死病患者的尸体抛入卡法城中,导致城内居民大面积感染。剩余的幸存者纷纷往西逃亡,顺便也将病菌带到了欧洲。

事实上,直到今天,关于黑死病的起源、性质、后果,还没有定论。但无论如何,普遍认可的观点是,黑死病的确是从东方传进欧洲的,不管来自商人还是军队。它带来的后果,也是毁灭性的。

5-2.jpg

▲ 在黑死病泛滥的时期,治疗瘟疫的医生通常都身穿油布制成的厚重外套,戴着黑色的皮手套,脸上戴着镶有护目镜的鸟嘴面具,鸟嘴内会放置一些香料和草药,以净化吸入的空气,虽然实际作用并不大,不过这也算是最早的隔离装置了。这些医生被称作“Plague doctor” (瘟疫医生),其中有一些靠招摇撞骗来敛财的骗子,当然,也不乏非常杰出的医生。

至暗时刻

“我们对未来的希望都随着朋友的死去而一起埋葬。”著名的意大利诗人彼特拉克这样说。这场瘟疫使他永远地失去了他的梦中情人劳拉。    

事实上,像彼得拉克一样心碎的人数不胜数。欧洲大多数国家都没有逃脱黑死病的魔爪。而且瘟疫面前,人人平等,从平民百姓到王公贵族,均无法幸免。

根据有些史料的记载,维也纳一天之内死了上千人,德国近一半的神职人员死于黑死病,而在法国城市马赛,有5.6万人死于鼠疫,这几乎相当于全城的人口。1349年,黑死病登陆英国和爱尔兰,著名的牛津大学也是重灾区,三分之二的学生命丧黄泉。50年代后黑死病进入北欧地区,成千上万居民还没缓过神来,就被瘟疫夺去了生命。

在这场毁天灭地的大瘟疫中,人们常用的治疗手段是“放血”。这种听起来颇具神秘色彩的医疗方法,几乎代表了当时医疗科技的“最尖端”。

在中世纪的欧洲,教会领导下的医学发展呈现不健康的状态:神学和医学不分家,科学的界限十分模糊。攻读神学的教士突然发现放血能让人头脑清醒,一身轻松,所以欧洲社会就煞有其事流行起“放血风”。感冒要放血,痛风要放血,心情不好也要放血,放血几乎成了一种充满迷信色彩的医疗活动。

可是中世纪的欧洲不仅不懂得麻醉,也没有杀菌消毒的手段,鼠疫又可以通过血液和体液传染,外科医生们每天在病人堆里活动传染的概率特别大。

5-3.jpg

▲ 耶尔森氏菌鼠疫的显微照片,也被称为鼠疫杆菌。解释黑死病成因的主要理论是鼠疫论,就是鼠疫杆菌经由血液或唾液散布,传染性很强。

黑死病战士 ——“鸟嘴医生”

为了应对这种情况,鸟嘴医生就此登场。一时间,欧洲大地上的医生全都变成了一副神秘莫测的模样。

估计大家在很多的游戏或者影视作品里都看到过鸟嘴般的面具,但可能很少会有人把这怪异的面具和医生这个职业联系在一起。其实这是黑死病时期医生的标配。

当时的医生为了杜绝感染,头戴黑帽,戴上可过滤空气、状如鸟嘴的面具,眼睛由透明的玻璃护着,手着白手套,持一木棍,用来掀开病患的被单或衣物、或指挥病人如何疗病。他们相信这样的装备可以保护自己免于黑死病的感染,因而被称为勾嘴大夫或鸟嘴医生。

那么问题就来了:这个面具看起来很浮夸,真有用么?

答案并不乐观。鸟嘴状尖喙里装的是特殊的药用香气植物和香料,因为当时人们认为,传染病会通过恶臭的空气进行传播,而具有芬芳气味的物质能够隔绝“瘴气”。其实作用并不大。

当时治疗黑死病的医生并没有因为这些发明而不被传染。当时的教皇克雷芒六世曾经派遣了18名医生到威尼斯去帮忙缓解疫情,但是没过几年就只剩下一名医生幸存下来。讽刺的是,克雷芒六世自己也死于黑死病。实际上因为黑死病居高不下的死亡率,以及黑死病医生恐怖的工作服,民间的人们通常叫他们死神。原因很简单,不论你是医生还是病人,只要你见到了这个面具,意味着死亡很快就会降临。

虽然这些鸟嘴医生堪称是用大无畏的精神来行医,但效果微乎其微。因为按当时的医疗水平,大家根本就不知道黑死病的真正原理和应对措施。

发现常规疗法放血无效,人们就开始寻找新的怪异方法:吃发霉的糖蜜、用小便洗澡……几乎都是危险的行为,而且可以想见没有任何作用。

5-4.jpg

▲ 圣母圣天人骨教堂,是捷克在布拉格东70公里处利用人骨装饰的教堂,以此纪念黑死病中逝去的人。

黎明之前 ——黑死病对欧洲意味着什么?

欧洲在这场瘟疫中至少损失了三分之一的人口。据保守估计,死亡人数在2500万左右。

瘟疫使欧洲人口锐减,商业萧条,城市萎缩,大片的土地被荒弃,农业几乎遭到毁灭性打击,甚至当时欧洲人的平均寿命也降低了20岁。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我们也不得不承认黑死病的流行在客观上促成了欧洲的进步,原本古老落后的医学观念开始被质疑,解剖学开始发展,欧洲人的卫生习惯也开始改变。欧洲封建贵族也是由此开始逐步衰落,平民逐步走上历史舞台,人们的价值观和世界观开始改变,封建统治也从思想和政治层面开始动摇。

事实上,现代西方人的生活方式和商品经济的雏形,近代西方科学技术与医学研究的源头,以及著名的文艺复兴和思想解放运动等,均可溯源至此。

也许这就是成长的代价,随着灾难与危机一同前来的,是新技术、新文化、新精神,以及强烈的危机意识与进取心。

从15世纪开始,西方历史翻开了崭新的一页。而黑死病,或许正是黎明到来前的一件副产品。

小贴士 >>

1. 历史上有三次大规模鼠疫暴发:第一次大暴发被称作“查士丁尼瘟疫”,第二次就是重创欧洲的“黑死病”,而第三次是标志着黑死病逐渐消亡的19世纪的“第三次鼠疫大流行”。

2. 从14世纪一直到17世纪中叶,黑死病每隔几十年都会在欧洲重现,但再也没有造成14世纪那样惨烈的疫情,这应归功于公共卫生的改善。

3. 1894年,瑞士裔法国医生亚历山大·耶尔森(Alexandre Yersin)首次从香港患者身上发现这场瘟疫的罪魁祸首是鼠疫杆菌,后来科学家以耶尔森的名字命名了这种致命的细菌,即鼠疫耶尔森菌。4年后,法国医生保罗·路易斯·西蒙德(Paul-Louis Simond)在卡拉奇发现褐鼠是鼠疫杆菌的主要寄主,而寄生在褐鼠身上的跳蚤则是该病菌的主要媒介,随后西蒙德和同事还利用鼠疫杆菌制成灭活疫苗和减毒疫苗,对控制疫情起到一定作用。随着抗生素的广泛使用和隔离措施的采用,鼠疫在全球范围也得到有效控制。如今鼠疫仅在非洲等贫穷落后地区偶尔发生。

(责任编辑 刘瑜澍)  

(本专题图片来自网络)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