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内铁路,承载的不仅是资源和情怀

探索
2019-11-20 18:27

T1.jpg

▲ 当地时间2017年5月31日11时10分,由中国企业承建的肯尼亚蒙巴萨-内罗毕标轨铁路(蒙内铁路)首班列车发车,标志着蒙内铁路正式建成通车 ,肯尼亚总统肯雅塔亲自登上列车试乘。

2018年“春晚”,肯尼亚蒙内铁路的乘务员参演的小品《同喜同乐》惊艳了网友,成为了网上热论的话题。

说起肯尼亚的蒙内铁路,有很多传奇的故事。它是肯尼亚独立以来最大的工程,也是肯尼亚百年来建设的首条新铁路。它和中国有很深的渊源,因为它是中国援建的铁路,全部采用中国标准、中国技术、中国装备。

T2.jpg

▲ 1910年英国修建的米轨铁路的地图,这条铁路当时叫东非铁路,是一条穿越东非地区的铁路,起始于肯尼亚港口城市蒙巴萨,一直延伸到乌干达。

东非铁路网的“咽喉要道”

2014年5月,访问肯尼亚的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和肯尼亚、南苏丹、乌干达、卢旺达四国总统,及作为总统代表的坦桑尼亚、布隆迪两国外长,共同见证了中肯签署蒙内铁路合作协议。

蒙内铁路在当地被称为SGR,全称Mombasa–Nairobi Standard Gauge Railway(蒙巴萨-内罗毕标准轨铁路),连接肯尼亚第一大港蒙巴萨港和首都内罗毕,全长480公里。 

在肯尼亚,蒙巴萨相当于上海,内罗毕相当于北京,这条全长472公里的新铁路,也就相当于肯尼亚的“京沪高铁”。

肯尼亚地处东非沿海,是整个东非地区海陆空交通运输的重要枢纽,几乎所有运往肯尼亚、乌干达、南北苏丹、卢旺达、刚果(金)、布隆迪等东非国家的物资,都要经由蒙巴萨港和肯尼亚首都内罗毕。而蒙内铁路建成后,成为这里主要的运输路径,也因此被誉为整个东非铁路网的“咽喉要道”。

在蒙内铁路修建之前,这条“咽喉要道”依靠的是百年前英国人修建的米轨,所谓“米轨”就是轨道距离1米的铁路。

T3.jpg

▲ 肯尼亚有丰富多彩的文化。这是肯尼亚的游牧民族——马赛人。

百年前的米轨——“疯狂铁路”

这条有“百岁高龄”的米轨铁路修建于19世纪末。当时,英国殖民者为加强对非洲的控制,决定斥资550万英镑在英属东非(今肯尼亚、乌干达)修筑一条铁路。为此,英国征集了3万多名印度劳工。

在肯尼亚当地一直流传着一个古老的预言:“一条铁蛇有一天会跨越大地,从大海直抵大湖……”这将意味着一场大祸的降临,所有的牛都将消失,人们也将被掠夺与奴役。这条铁路的修建似乎应验了这个古老的预言,它的修筑也经历了始料未及的磨难与波折。

从蒙巴萨港到内罗毕,要深入东非大陆,自然条件恶劣。老虎、狮子、野象、犀牛等野生动物都会对人构成威胁。除此之外,当地湿热的气候加上众多沼泽,使得蚊虫疟疾传播迅速,野外工程人员的身体健康随时要经受考验。修建过程中,凶猛的狮子、老虎跑到铁路沿线咬人、甚至吃人,英国殖民官员、肯尼亚当地人民、印度劳工都曾在此付出过惨重的生命代价,所以,这条铁路也因此被称为“疯狂铁路”(The Lunatic Express)。

在死亡2500人、致伤致残约6500人后,铁路终于在1899年通到了近500公里外的内罗毕,并于30多年后的1931年终于延伸到现乌干达的首都坎帕拉,成为从东非海岸到内陆高原的唯一现代交通要道。

T4.jpg

▲中国检修工程师杜汉林(左一)在蒙内铁路现场为肯尼亚的工作人员们介绍内燃机车检修知识。

铁路和一个国家的诞生

其实,肯尼亚这个国家的建立,就和这条铁路有很大的关系。

在19世纪开始修建米轨的时候,“肯尼亚”这个名字还不存在(肯尼亚1963年独立,1964年成立共和国)。

蒙巴萨是当时英属东非殖民地的首府。

在海岸线平直,缺乏天然港湾的非洲,位于东非海岸中部的蒙巴萨拥有得天独厚的深水港湾,加之地处非洲、阿拉伯和印度的中间位置,2000多年来就一直繁荣不息。

公元7世纪开始,阿拉伯商船、商队和奴隶贩子们络绎不绝地来到这里,筑城定居,拓港贩奴。这也是史料记载中郑和船队所到达过最远的地方——“慢八撒”。

作为非洲第二大港和东部最大港,大半个东非的货物都从这里进出。直接辐射了肯尼亚、乌干达、卢旺达、布隆迪、刚果(金)东部、南苏丹等六国,惠及1.2亿人口。在大宗货物运输上,蒙巴萨当之无愧为小半个非洲的门户。

而当1899年铁路修到距离蒙巴萨近500公里外的内罗毕时(当时内罗毕还只是一块高原上荒无人烟的湿地),殖民者开始在被马赛人称为“内罗毕”(意为凉水)的小河边建立起营地。随着铁路建设的延伸,原本地广人稀的内罗毕人口迅速增长,这座绿树成荫的“东非小巴黎”自此迈出了成长的步伐。

T5.jpg

▲ 1899年才建城的内罗毕,是今天肯尼亚的首都,也是东非地区最大、最领先、最时尚的城市之一。

内罗毕从荒无人烟发展成小镇,1905年更是取代了蒙巴萨成为英属东非的首府,并在1963年肯尼亚独立后继续作为首都。

今天的内罗毕是一座300万人口的大城市,也是非洲最时尚、最现代化的城市之一。 

就连20世纪70年代成立的联合国环境署及人居署的总部都设在内罗毕,并与其他联合国驻肯机构一起构成了联合国内罗毕办事处。这是联合国唯一设在第三世界国家的办事处级别的机构,与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维也纳办事处等大型驻地机构平行。

这条米轨的修建,不仅带来了沿线的一个个城镇的兴起,也让殖民者、原住民族、阿拉伯后裔以及留下来的印度劳工,在冲突中不断交流融合,最终在原先的莽莽东非大陆上,形成了肯尼亚这个国家。

一个国家造条铁路很正常,一条铁路造就一座城市也不少见,但稀奇的是一条铁路造就了一个国家。

如今,英国人已经离开这片土地半个多世纪,弯曲又狭窄的米轨“哐当哐当”地诉说着历史的沧桑。但历经百年的铁路严重老化、年久失修,破败不堪,加之技术标准低、事故频发,已经是行将就木;而且由于时速过慢(大约只有30公里/时)、运货量少等原因,已经难以达到肯尼亚及东非各国对物资的运输需求。

而新修的蒙内铁路,客车约120公里的时速、货车约80公里的时速,将原来从蒙巴萨到内罗毕十多个小时的车程缩短到了四个多小时。这条铁路从铁轨、车站、车厢到列车员、司机都是完全按照中国国内的标准建设和培训的。

T6.jpg

▲ 肯尼亚蒙内铁路的列车员正在登车,看这礼仪姿态是不是颇有中国风范?没错,蒙内铁路的乘务员的着装规范、列车广播、礼仪接待、甚至餐车管理等等,几乎都用中国动车的标准来培训。

修铁路并不简单

在中国,每年都要修建数千公里铁路。在大家心中,可能会觉得修铁路并不是什么高端技术。然而实际上,中国修铁路看起来简单的原因之一,是我们有优秀的工程师,熟练的技术工人,各类重型机械,合格的铁轨水泥……可是在肯尼亚,就没这么方便了。

中国工程师们在肯尼亚修铁路首先要面对的就是材料问题。在铁路尤其是桥墩建设中,需要使用大量的混凝土。混凝土中的一个重要成分就是粉煤灰,它可以起到减少桥体裂缝、提高耐久性的作用。火力发电厂燃煤产生的煤烟,在烟囱处通过静电吸收,即为粉煤灰。然而,肯尼亚甚至整个东非的经济非常落后,一共也没有几家火力发电厂,无法提供大量的粉煤灰。如果从中国运过来成本又太高。所以,工程师们必须想出解决办法。

“脑洞很大”的中国工程师很快就想到了一种可能性。肯尼亚位于东非大裂谷区,火山活动很频繁。火山活动中的高温与火电厂中的高温过程类似,都会使烟尘中的硅质组分具备活性。那是不是可以用肯尼亚随处可见的火山灰来代替粉煤灰呢?抱着这种想法,肯尼亚的火山灰被送往中国进行测试,结果显示,这种火山灰的性能与粉煤灰同样优秀,完全可以代替粉煤灰使用。这个“脑洞” 不仅解决了蒙内铁路的修建问题,也为其他基础设施建设提供了丰富的原材料。

蒙内铁路恰好穿过世界著名的肯尼亚察沃国家公园。这座国家公园面积超过13000平方公里,最宽处240公里。这片广袤的天然草原上生活着众多野生动物。一条铁路从中穿过,会极大地干扰野生动物的正常生活。这并非危言耸听,在非洲的历史上就曾经发生过类似的事情,铁路从野生动物的栖息地穿过,铁路两侧的野生动物数量急剧减少,甚至灭绝。也正因如此,2016年BBC曾发表文章,质疑蒙内铁路计划的可行性,认为这不过是另一条“疯狂铁路”。

不过,中国工程师们在这方面也有着丰富的经验。青藏铁路穿过可可西里无人区时,为了保证藏羚羊的迁徙,将铁路整体抬高到了空中,用桥墩进行支撑。这样,藏羚羊无需穿过铁路即可自由迁徙。在肯尼亚,工程师们也采取了这种方案,设置迁徙通道,为野生动物们也同样修建了一条“高速公路”。

为此,中国工程人员根据沿线野生动物迁徙种类和迁徙路径以及活动习性,专门设置了14处大型野生动物穿越通道,包括桥梁61处,涵洞600处,58公里的野生动物通道——7米以上的桥洞高度就连长颈鹿也能悠闲从容地通过,基本不会影响野生动物的自由迁徙。另外在公园和湿地路段设置防护栅栏,防止动物爬上铁路发生意外。

T7.jpg

▲ 负责修建蒙内铁路的中国工人和肯尼亚工人合影。

新的国家脊梁

蒙内铁路工程于2014年10月开工。很多中国员工为了工期,放弃了9个月回国一次的休假机会,而且实行“三班倒”24小时连续工作制——这在非洲是个空前奇迹。在中肯两国建设者们的通力合作下,仅仅两年半时间,一条全长472公里、时速可达120公里(实际线下工程满足160公里)的现代化铁路出现在了肯尼亚大地上。

它承载着肯尼亚人民的梦想。

这条铁路不仅节省运费开支、便利人员往来和货物运输,更让数万名当地民众在项目建设过程中获得了职业技能和岗位培训。更重要的是,它使得肯尼亚的矿产资源,甚至生鲜农产品的出口成为可能。

“宣教文明、以德行仁,度化四夷、被及八荒”历来是中华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在“一带一路”的新背景下,这个理念更是为兄弟国家带来更具前瞻性与可持续性的未来的愿景和努力。

2017年5月31日,蒙内铁路正式建成通车。铁路总造价38.04亿美元,其中90%由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贷款,10%由肯尼亚政府出资。这条象征两国友谊的“世纪铁路”,不仅促进了肯尼亚当地的地区交流和繁荣,更体现了中国和肯尼亚跨越大洋的真挚情谊。

(责任编辑 黄薇)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