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宋朝的一份年货清单

聚焦
2020-02-20 15:29

J4-1.jpg

▲ 《清明上河图》中市井繁华的北宋都城汴梁。

说起年货,我们很有必要看一下宋朝时候的一本书。

《武林旧事》第三卷有一节《岁晚节物》,罗列了一大堆年货清单:腊药、锦装、新历、诸般大小门神、桃符、钟馗、春帖、天行贴儿、金彩、缕花、幡胜、馈岁盘盒、酒檐、羊腔、果子、五色纸钱、糁盆、百事吉、胶牙饧。

可以看出,宋朝年货更丰富了,还出现了很多新玩意儿。

“腊药”是腊月初八那天制造的各种药材,可供过年时浸泡“屠苏酒”,所用药材包括大黄、桔梗、防风、白术、虎杖、乌头、甘草、金银花等。腊月初八被宋朝人认为是佛陀成道日,古称“腊日”,据说在这天加工的物品不受虫蛀,保质期长,因此宋朝人多在腊月初八制腊药、酿腊酒、熏腊肉、腌腊鱼,以备过年。今日北京地区在腊八那天有腌“腊八蒜”的习俗,也是因为老年人相信腊八腌菜不易腐败的缘故。

“锦装”当然就是新衣服了。《东京梦华录》云:“正月一日年节,……小民虽贫者,亦须新洁衣服。”可见宋朝新年跟今天一样,无论贫富,都要换上新衣服。宋朝人过年,需买新衣服,即使是穷人,也要做两件新的衣服穿在身上,以表示新年新气象。

J5-1.jpg

▲ 清朝宫廷的“手炉”,据学者推断就是从炭火盆演变而来。北方有句俗语“三九四九冰上走”,北方的冬天很冷,而春节正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所以古人们会在屋里烧起炭火,围坐在火盆周围,聊聊家常、讲讲故事,期盼春天的到来。火盆虽然是典型的实用器,但也不乏上乘之作,至于宫廷里的火盆更是工艺了得,放到今天只能当作艺术品来欣赏了。

“新历”指新历书。宋代历书由朝廷颁行,详载一年节气与吉凶宜忌,每到年尾,须扔掉旧历,换上新历。据《宋史·礼志》记载,大臣历书一向由皇帝赐给,民间则享受不到这一待遇,只有去市场上购买。还要买崭新的历书,也就是现在每年过年市场上卖的日历、年历那些东西。

“门神”“桃符”“钟馗”“春帖”“天行贴儿”这些都是过年时装饰大门的物品,类似今日的年画,但更复杂讲究。“金彩”是用丝绸和彩纸剪扎而成的长条状装饰物,除夕那天悬挂在大门之上和厅堂正中。“缕花”是将绸布和彩纸剪成花朵形状,过年时插在头上。

“幡胜”跟缕花相似,但不是花朵,而是用彩纸或布匹剪裁而成的蝴蝶、飞蛾、燕子、雄鸡等动物造型,过年时也要插在头上。事实上,用于加工幡胜的材料不仅仅包括绸布和彩纸,还有金属材质的幡胜,例如锡幡胜、银幡胜、金幡胜等等。据《梦粱录》记载,每逢年尾,宋朝皇帝会赐给大臣金银幡胜,供新年和立春时佩戴。老百姓就没这么好的福利了,假如家中没有巧手媳妇,自己做不出来,那就只有去市场上购买了。

“馈岁盘盒”是一种容器,一般为红漆木盘,上面有盖,盖子上刻着“吉庆有余”之类的吉祥话。宋人过年有馈岁习俗,即亲朋好友之间互相馈送年礼,为了美观,所送的年礼要用这种馈岁盘盒盛放。“酒檐”也是一种容器,用来盛放年酒。说穿了,酒檐其实就是造型美观的红漆木桶,有盖儿,有提梁,提梁上还罩着一层小小的木制屋顶,看上去就像卡通版的小亭子似的。用这种容器馈送年酒,显得特别喜庆,也特别有面子。

J4-3.jpg

▲ 民国时期刊印的《武林旧事》。该书内容包括朝廷典礼、山川风俗、市肆饮食、教坊乐部等,为了解南宋城市经济文化和市民生活提供较丰富的史料。

“羊腔”就有意思了,是宋朝人吃肉的习惯,意思是去除了羊皮和内脏的整羊。事实上,宋人过年并不是只买羊肉,还会买猪肉、兔肉、狗肉和鱼虾之类。牛肉常被官方禁止,但是用牛肉过年的老百姓为数并不少。宋神宗元丰元年(公元1078年),苏东坡在黄州过年,就曾与邻居合伙宰杀一头瘸了腿的耕牛。“果子”指的是各种水果、干果以及蜜饯。“五色纸钱”则是新年祭神时要用的。

“糁盆”其实就是炭火盆。春节天冷,是需要用炭火取暖的。咱们云南一些乡村至今也还沿袭着这种取暖方式。糁盆其实跟宋朝风俗有关:除日当晚,小孩守岁,院子正中或者厅堂门口要放一个火盆,盆中贮炭,从吃年夜饭时燃着,要一直烧到天亮。这个习俗跟爆竹有关。文献记载,早在中古时期,除夕盛行“庭燎”,就是在院子里的空地上燃起一堆明火,让小孩子往火堆里扔竹竿,就是后来爆竹的起源。宋朝火药技术发达,鞭炮已普及,不需要再往火堆里扔竹竿了。另外宋朝人多地少,住房紧张,普通市民临街建房,连厕所都不舍得建造,更谈不上有院子了。如果在房间里庭燎,火苗子窜老高,非把屋顶烧穿不可。为了安全,同时也为了经济适用,聪明的宋朝人将庭燎改成了糁盆烧炭,将庞大的火堆缩减成了盆中的炭火。

J4-4.jpg

▲ 宋朝官服上的精致绣花。

而听起来像饮料的“百事吉”,其实是宋朝人过年时在餐桌上摆放的一种利市,这种利市是这样的:将柿子、橘子和柏枝放到同一个盘子里,先将柏枝折断,再依次掰开柿子和橘子,是为“柏柿橘”,寓意“百事吉”。但是古代的水果保鲜技术相对落后,在寒冷的北方,柿子和橘子未必总能买到,于是聪明的市井小贩又在过年时推出“百事吉结子”:在绸布上绣以柏枝、柿子、橘子,打成中国结,卖给老百姓。到了吃年夜饭的时候,全家人一起解开这个结子,再挂到房梁上,同样能获得“百事吉”的好意头。

一句话,在宋朝过年,需要购买的年货还真不少。

《武林旧事》的作者周密,祖籍山东。祖辈几代都是翩翩读书君子,家中藏书有4万余卷。在这样一个家庭长大的他,也是饱读诗书,对历史掌故顺手拈来。仕途不顺的他把精力都转移到著述之中,现在留存目录的还有近40种,许多仍常常被引用。在《武林旧事》的二三两卷中,他详细记录了从元旦到除夕宋朝人生活的细节。

宋朝人会玩是出了名的,不管是饮食、娱乐,还是夜生活,都为后世之慨叹。置备年货这么有仪式感的事儿,自然也不会差。

以上清单当中,衣服、肉类、果品、门神、金彩和金银纸也是咱们现代人过年要办的年货,但是桃符、幡胜、糁盆、酒檐和百事吉,放到今天就显得颇为稀罕了。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