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议的阿姆利则

探索
2019-08-15 20:33

文  /  雪冬

0000.jpg

挂满金盏花的神庙。

神奇的印度

印度是一个神奇的国度。

在印度旅游,如果遇到了按常理无法理解的事情的时候,各国游客时常无奈地学印度人一样摇摇头,苦中作乐地低囔一句:“Incredible India(不可思议的印度)。”然后尝试着用印度人的逻辑来理解这一切。

搭乘当地最常见的交通工具——突突车(当地的三蹦子),就是个典型的例子。突突车司机可以在完全听不懂你要去哪里,而他唯一会说的英语就是数字的情况下,非常自信地让你上车,然后潇洒地带着你,由近至远一个一个去试热门景点。在错了两次,你冲着他抱怨,并激动地解释你要去哪里的时候,他会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睫毛忽闪忽闪地看着你,就像在说:“反正都是出来玩的,那么着急干嘛?”如果你的肢体动作表示已经急得不行了,他们就会在街上随便找个看起来英语好的路人做翻译——印度路人是很乐意帮外国人这个忙的,这是一件可以发Facebook炫耀的事情。关于费用,给游客的报价是当地人的两三倍,这已经是全印度突突车行业默认的了,从来没有游客能把价钱讲下来,也就默默接受了,因为就算两三倍的价格,其实也并不会很贵。

0001.jpg

▲聆听长老吟唱圣典和10 位上师的故事。

这背后的逻辑其实不难理解。印度人的日收入一般低于50元人民币,所以他们是真的不着急。

就在这样一个人口众多、公共资源匮乏、贫富分化严重的国家,平民百姓在日常生活中进化出了自己的生活技能——耐心和放松。

在上万人劲歌热舞的广场,有的人可以酣然入睡;在已经使用了50年以上的老旧铁路设施面前,时速30公里算快车,晚点24小时算正常,每个人出门都自带毯子,安然地在火车站打地铺睡觉,在火车开起来,声音大到让人怀疑是不是随时要散架的“咔嚓”声中,两个陌生人共享一个卧铺安然入睡……

这一切对于游客来说,冲击是巨大的。在印度的每一天,都在磨炼着自己的耐心和包容性,待得时间长了,每一个离开的人身上都会带点印度式印记。比如与任何人见面打招呼,会双手合十点头说“Namaste”;在交谈中表示认可的时候,会忍不住摇头;有人对你表示感谢的时候,会继续摇头,脸上还带着自豪的微笑……

008.jpg

金庙是锡克教圣地。

 最接近乌托邦的地方

虽然是“Incredible India(不可思议的印度)”,但这里仍然是背包客们最向往的地方之一。

在来自全世界背包客的口口相传中,阿姆利则是世界上最接近乌托邦的地方。阿姆利则是锡克教的圣城。锡克教是印度的一个本土宗教,“锡克”是“弟子”的意思,他们尊崇的是16世纪的10位上师,膜拜的圣典是《阿底格兰特》。

长发、头巾、长矛、匕首、短裤是锡克教徒的标识,和打扮成这样的锡克教教徒站在一起的时候,人们经常会有种“穿越”的感觉,好像几百年的时间在这里凝固着,从不曾改变……直到他们掏出了苹果手机。

有人这样问过一个锡克教徒,你们的衣服有那么多颜色,而且色彩鲜艳,那你们是不是要考虑下头巾和衣服的配色问题?这位教徒回答说:“是的,我家里有一面墙是专门用来挂头巾的。”

熟悉印度的人,都已经习惯了这种答非所问的对话。毕竟,这里是“Incredible India”。

那么关于阿姆利则的不可思议,又表现在哪些方面呢?

003.jpg

▲ 性格平和、天性乐观的印度人。

 这里没有乞丐

作为锡克教的圣城,建于16世纪的阿姆利则金庙是锡克教最大的寺庙。400多年来,世界各地的信徒源源不断地捐款捐物,使得金庙建筑群的规模一直在扩大。但无论怎么扩建,使用750公斤黄金装饰的主建筑仍是毫无争议的核心,是锡克教信徒心中无与伦比的明珠。

不同于大部分印度人的慵懒,锡克教信徒很勤劳,而且善于经商。

分布于全世界的锡克教信徒会持续性地向圣城捐款,金庙里有3个接收捐款的小窗口,还会给捐款人开收据。

在金庙,如果你不太讲究享受,那么这里有全球最大的免费餐厅,24小时供餐,不一定能吃好,但肯定能吃饱。这里还有免费的住宿,不过住的基本是大通铺,来得晚的人,大通铺也睡不到,得在院子里打地铺。幸好这里气温高,就算是二月的冬天,晚上气温也不会低于15度。

就这样,来自世界各地朝圣的人如潮水般来来去去,但金庙的食宿区自有它的秩序。

002.jpg

▲ 在院子里打地铺的印度人,9 点前差不多都睡了,四五点就都起来了。

庙里的饮食,都是些很简单的食材:豆子,菠菜,蒜头,土豆……剥皮之后,简单粗暴切成丁、碾成泥,反正最后不是做咖喱糊糊,就是做豆汤。在这里工作的都是志愿者。志愿者通常由几种人构成:有的是当地人,没事了就进来剥几个小时蒜头;也有的是朝圣的人,觉得这是一种表现虔诚的方式;还有一部分是游客,因为这是和当地人打成一片的绝佳机会。

想做志愿者也不用登记报到,找个地方坐下,其他人自然会分你些材料和工具,然后就可以开始干活了。

因为食堂是24小时供餐的,所以这里也是24小时在工作的,要不然整个供应链就断了。

想吃东西也很简单。从志愿者手里接过餐盘、碗、汤勺,找个地方坐下,就会有人分给你食物。一天24小时,随时想吃了,来这里坐下就行。


002.jpg

▲ 世界上真的有免费的晚餐。

每天的食物基本都一样:清水,豆汤,椰汁西米露,某种蔬菜咖喱糊糊。这里的人都默默遵守着不成文的规矩:不够可以再要,但是不能浪费。

而且因为是流水化操作,吃饭要快,从坐下到吃完,一般不超过15分钟。因为这个区的人都吃完走了,志愿者就要开始拖地做保洁,准备迎接下一拨人了。

吃完把碗递给清洗部的志愿者,这样一手一手递下去,当碗从那头出来的时候,就洗干净了。因为这里全城吃素,餐具也没有油水,所以挺好洗的。

金庙祭拜时用的供品是一种有点像糯米糍粑一样的甜品,吃完之后大家会把碗递给旁边的志愿者小组,而这些志愿者清一色是留着大胡子的男性。经过这些大胡子大叔(有的大叔其实很年轻,他们以大胡子为美)用细沙摩擦、擦拭,又递回去继续装供品。

001.jpg

▲ 翘首以盼,等待降旗仪式的印度人。

 边境降旗

因为历史原因,印度和巴基斯坦关系比较紧张。作为两国交界的边防重镇,阿姆利则边境每天的降旗仪式就变得意义非凡。这已经成为当地学校和社团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绝佳机会。但在这种按理来说应该特别严肃的政治场合,印度人的幽默感就体现出来了。

降旗是在日落时分进行的,但是每天下午3点左右,观众就开始陆续进场了,1个小时之内会有上万人涌入现场,卖水、卖水果、卖零食、卖太阳眼镜的小贩穿梭在人群之中。

那么从4点到降旗仪式之间的2个小时要怎么度过?阿姆利则人的选择,让严肃的政治活动变得很接地气。在现场主持人的统一带领下,歌舞表演、学生社团游行表演、社会组织游行表演,有序而热烈。而一门之隔的巴基斯坦也会有相似的活动。两边的主持人都会竭尽全力将现场的气氛炒起来,带动现场观众喊口号,而且声音一定要盖过对面。

两国的降旗仪式是同时进行的。降旗之前,仪仗队会做一些动作来凸显国威,例如行进的速度,踢腿的高度,亮剑的速度等等。印度是红方,巴基斯坦是绿方,双方做着同样的动作在边境线上正面交锋,一触即走,表演效果极佳,在这种紧张气氛的带动下,两边观众都会兴奋地爆发出雷鸣般的呐喊声为己方助威。

000.jpg

▲ 用细沙搓碗的大胡子大叔。

 只有一个神

印度是一个多宗教信仰的国家,但所有宗教都不约而同地用金盏花来代表祝福。

在佛教圣地菩提迦耶,佛教信徒会用荷叶盛着金盏花来供奉朝拜佛祖坐化的菩提树;在印度教圣地瓦拉纳西,观看恒河夜祭的印度教信徒,会用荷叶盛着金盏花和小酒精灯来放河灯;在阿姆利则,但凡遇到节日庆典,所有的寺庙建筑都会用金盏花来装饰。

在各个宗教的节日游行里,游行的花车都会向人群撒金盏花,抢到的人都相信自己抢到了祝福和好运。

其实,几乎所有宗教的本意都是爱和祝福,正如金盏花的寓意。

在离阿姆利则金庙不远的街上,有一个印度老爷爷经营着一家奶店。早上一车,晚上一车,每天会有两车奶运进来,他要去接车、配货,那个时候会比较忙,其他时候,他都会到金庙旁的“花蜜池塘”坐坐,他觉得坐在这里内心特别安宁。他常说:“世界上只有一个神,那就是爱与美。”

(责任编辑 黄薇)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