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印象之春城“汪星人”

连连看
2020-01-22 20:32

文·图  /  喵头鹰

IMG20191109101121_mh1573266846003.jpg

大约在1.5万年前,狼被驯化成狗后,就开始跟人类相处了。狗是第一个被人类驯化的物种,是人类最早的伙伴。

IMG20191109100911_mh1573266499339.jpg

我们的老祖先与狗一起生活、狩猎,狗帮助人猎取难以捕捉的动物,人将猎物分给狗饱腹。在出土的古滇王国青铜器上,就有表现古人带猎狗狩猎的场景,比如古滇青铜器《二人猎猪》。由此我们可以推断出2000多年前的老祖先就知道驯养狗为生产生活服务了。

IMG20191109101002_mh1573266679096.jpg

旧时的乡村里,几乎每户人家都会养上一条或几条放牧狗、看门狗,一但有陌生人过来,狗就汪汪直叫,若是坏人就被唬走,若是客人,就通报了主人赶紧出来迎接。这个时候的狗常跟着主人在田间地头跑,所以也被叫做田园犬。

IMG20191109100919_mh1573266566092.jpg


清朝后期,昆明有过一段丰衣足食的时期。“昆明城在咸丰前嘉、道两个朝代时,城里城外人口将近三十万,几与近日昆市之人口相埒(lie),亦足以称一时之盛。”(罗养儒《述六七十年前昆明城内之景象》)因此狗们也就随着人类社会的繁荣壮大了队伍。

IMG20191109100841_mh1573266386990.jpg

据载,那时在正义路三牌坊一带,就有百余条流浪狗,白天在各个肉案下巡逻游荡。彼时屠户们对肉骨头不太宝贝,常把无人购买的筒子骨、扇子骨等投掷在地给狗吃。此案吃罢,彼案又有,总共三十几张肉案就这样养活了百余条狗。到了晚上,狗子们心满意足,就近歇息在案桌下或铺面附近,一旦夜间有人靠近,群起而吠,竟以至于三牌坊附近的商铺从未有过被偷盗的现象。

IMG20191109100823_mh1573266200823.jpg

官府发现了狗的好处,就是可以有效防盗,把人从困倦疲乏的看守中解救出来。于是官府衙门也开始大量养狗,在昆明城东有几亩官田专门用来养狗,被称为“狗饭田”,这么一来,狗子们成了有铁饭碗的官狗,好不神气!

IMG20191109100854_mh1573266444996.jpg

人与狗就这样和平共处着,狗没有人管“计划生育”,变得越来越多。连文学作品中也出现了它们的身影。沈从文1938年受聘到西南联大,后一年写下《昆明冬景》,其中就描述过,在敞坪里玩耍的孩童逗狗玩以及狗捡食肉贩遗留骨头碎渣的场景。

IMG20191109100830_mh1573266252303.jpg

随着狗不知不觉走入人们的生活后,昆明人越来越爱养狗。狗子们也时常不经意地在曾经的老昆明人照相时入了镜。若是您翻看父辈的老照片或是其他影像资料时,总会发现一些毛绒绒的身影,在街头,在檐下,在老人的身边,在孩子们的怀里,一如从前,一如现在。

IMG20191109100936_mh1573266652206.jpg

如今的昆明早已褪去了旧貌,换上了新颜,但不变的老昆明情怀仍在四季不分的云卷云舒中保存着它的温度,流淌在高楼大厦间的,不只是车水马龙,还有四季春光。这里的天空又高又蓝,翠湖又平又静,“莫辜负,四围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孙髯翁《大观楼长联》),“总之昆明生活很自由、很温煦”(冰心:《摆龙门阵——从昆明到重庆》),所以人们只想“烤太阳、吃茶、冲壳子”,也许现在还要加上“遛狗子”。

IMG20191109100929_mh1573266611063.jpg

比如,一边遛狗一边买菜就活生生地把买菜这件无聊的事变成了一件趣事,甚至每日最盼望的就是这件事了。带狗子乘车兜风也是好不爽快,人也开心,狗也开心,“拉足了风”。当然前提是狗不晕车。

IMG20191109100755_mh1573265811911.jpg

遛狗就是在遛一份心情,一种情感。这些如今自立国度的“汪星人”,早已不在三牌坊前抢食肉骨头了。大妈将小泰迪挂在身前独自出门遛弯,仿佛身前悬挂的是个婴儿。甜甜的情侣手挽着手散步,若是能拉上一条汪,那才能甜出蜜来呢。

IMG20191109100807_mh1573265854690.jpg

更有甚者,一家养数狗,一人遛三狗根本不在话下。遇到性格活泼的,遛一圈狗回来非得汗流浃背不可,也有一些乖巧的,能跟着主人不乱窜。我曾见过一只会帮主人叼菜篮的金毛猎犬,没有主人指令,决不松口放下篮子。狗们在小区里生活久了,熟络得不行,自己乘电梯也没问题,一次一只陌生的白色京巴犬跟着我来家里做了一回客,并吃了我自家狗盆里的食,才摇摇晃晃出门去。来者是客,我也只得招待啊。

IMG20191109101026_mh1573266801353.jpg

一些人家甚至专门养十几只狗,一边满足自己爱狗的心愿,一边繁殖出好品相的幼崽,拿出来出售,满足养狗买狗的市场需求。如今在胜利堂街口还有一个自发形成的狗市,证明着汪星人受欢迎的程度。

IMG20191109101013_mh1573266738947.jpg

因为市场壮大了,狗的品种也越来越多,很多外来品种的进驻,直接撼动了田园犬的地位,也诱惑着爱狗人的心,买了大的想小的,养了胖的想瘦的,有了秋田又想法斗……

IMG20191109100743_mh1573265765074.jpg

狗多了,关于狗的周边产业自然也就被带动了,宠物医院、宠物玩具、宠物美容院等层出不穷。所以如今的狗都不叫狗了,而是叫“主子”,伺候吃喝拉撒,进美容院美容,日子充实得不亦乐乎。

IMG20191109100617_mh1573265599953.jpg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中华田园犬被埋没了,但是昆明警犬培训基地培育出了“黑背、草黄、狼青”三个品种的昆明犬,结束了中国进口警犬的历史。如今它们在保家护国的战线上展露身手,缉毒、探雷、救援、治安等都是它们的工作。让人们肃然起敬、刮目相看。

IMG20191109100641_mh1573265724839.jpg

因为养狗人越来越多,也带来一些城市问题,比如噪音扰民、袭击人类、排泄物污染环境等。于是2008年,《昆明市养犬管理条例》出台,对市民养狗做出规范管理。我想这是一件好事,相信在未来,汪星人会与人类更加和谐地生活在一起,共享一座城。

(责任编辑 黄薇)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