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皮上的史诗——赫哲族的鱼皮衣

探索
2020-01-13 20:27

文  /  九九

1.jpg

▲赫哲族的鱼皮衣。据当地的老人回忆,他们小时候生活贫困,长辈们会穿着鱼皮衣去很远的地方打渔,穿着鱼皮衣游泳可以游得很远。

很多人可能想象不到,鱼皮除了吃,还可以做衣服、饰品,甚至艺术品!生活在我国东北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流域的赫哲族就掌握这项技能,他们的“鱼皮文化”在全世界可谓独树一帜。

中国有56个民族,各民族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对服装面料的选择都会受到生活环境及方式的影响,比如游牧民族多选择牛、羊等动物皮毛;农耕民族多以棉、麻、丝为主要材料;善于狩猎的民族,会采用兽皮;而世代临江河而居的赫哲族人,则以鱼皮作为制作衣服的原材料。

2.jpg

▲表现赫哲族渔猎生活的鱼皮画

北纬45度的传奇

“玄股之国在其北,其为人衣鱼食鸥”,这是《山海经·海外东经》中的一句话,描述了传说中的玄股之国,这个国家的人以鱼皮为衣,以鸥鸟为食。玄股之国是神话中的国度,可神奇的是,在我国北纬45度以上的地域,有很多民族自古就有用鱼皮制衣的传统。如今几千年过去了,这项特殊而神奇的传统技艺,被赫哲族延续了下来。

赫哲族是我国历史悠久的古老民族,生活在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流域(合称“三江流域”)。赫哲族也是我国人口较少的民族之一,根据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统计,赫哲族人口数为5354人。赫哲族的民族语言是赫哲语,但是没有本民族的文字,使用西里尔字母来记录语言,不过因长期与汉族交错杂居,现在也通用汉语。

赫哲族自古以来以渔猎为生,有句话是这样来形容他们的:“鱼皮制衣酒敬神,狗拉雪橇赫哲人!”赫哲族不论男女老少,都堪称捕鱼好手。他们捕鱼、食鱼,用鱼皮盖房、造舟、制衣,素有“鱼皮部落”之称。

3.jpg

▲寒冬时节,赫哲族渔民在黑龙江省虎林县的石头湖拉网捕鱼。

赫哲人生活的三江流域,江河交错,地势平坦,森林茂密,气候四季分明,自然资源极为丰富。江中盛产闻名国内外的大马哈鱼(鲑鱼)、鳇鱼和俗称“三花五罗”的鳌花、鳊花、鲫花、哲罗、发罗等名贵鱼种,林海雪原中更栖息着丹顶鹤、东北虎、水獭、黑熊、紫貂等珍禽异兽……所以被人们形容为“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

但由于地处高纬度地区,冬季漫长,气候寒冷,寒冬期长达七八个月,并不适合种植棉、麻等用于纺织的作物,于是聪明的赫哲人就开始用鱼皮做衣服。

清代《皇清职贡图》中对赫哲人的穿着做过简略的描写:“衣服多用鱼皮而缘以色布,边缀铜铃,亦与铠甲相似。”

日本人间宫林藏也在其对中国东北的游记《东鞑纪行》中描写过赫哲人用鱼皮做屋篷、制衣服的生活习俗。

根据 1992 年在黑龙江省密山市发掘的新开流石器时代古文化遗址中出土的鱼叉和骨针,可以将赫哲人制作鱼皮衣的历史追溯到 2000年前。鱼皮衣的制作对鱼的重量、鱼皮的面积、厚度、纹理、韧性都有一定的要求,鱼皮的选材和制作工艺也有精细的讲究。如大马哈鱼纹理精致美观,适合做鱼皮衣的主体部分;狗鱼、细鳞鱼等的鱼皮适合剪成各种花纹作为装饰素材;鲤鱼皮和赶条鱼可以做衣服和裤子,因为这两种鱼皮加工后如同棉布一样柔软,再经过染色,制作出来的衣服十分美观。鱼皮衣使用鱼皮线缝制,根据不同材质的鱼皮,鱼皮线也各不相同,制作一套鱼皮衣一般需要几十张鱼皮。

4.jpg

▲穿着鱼皮衣的赫哲族人。赫哲族集中居住在“三乡两村”,即黑龙江省同江市街津口赫哲族乡、八岔赫哲族乡、双鸭山市饶河县四排赫哲族乡和佳木斯市敖其镇敖其赫哲族村、抚远县抓吉镇抓吉赫哲族村。

一条鱼如何变成鱼皮衣

鱼皮衣轻便、保暖、防潮、耐磨,据说在东北零下30度的冬季,也不会硬化结冰。那么,一块块零碎的鱼皮,到底如何裁制成衣呢?

1930 年,中国著名民族学家凌纯声对中国境内的赫哲族做了一次田野考察,出版了《松花江下游的赫哲族》一书,在书中,凌纯声记录了赫哲族制作鱼皮衣的过程:“剥去鱼皮后,置皮在火旁烘干,将皮卷紧,放在长约5cm、阔2.5cm的一木槽中,用无锋的铁斧,或特制的木斧捶打,使皮质变软。”工艺可谓相当繁复。

5.jpg

▲伊玛堪表演。赫哲族人在长期的渔猎生活中,创造了具有鲜明民族特色的文学艺术,其中伊玛堪的影响最大。在赫哲族人婚嫁、捕鱼、丧葬、打猎、节庆时都要有伊玛堪表演,通常是一个人说唱结合口述,采用散文体语言,内容主要叙述部落故事、民族兴衰等。说唱者被称为“伊玛卡乞发”,十分受赫哲族人尊重和爱戴。赫哲族没有自己的文字,其独有的伊玛堪说唱被称为“人类文化多样性的活标本”和“北部亚洲原始语言艺术的活化石”。

传统的鱼皮衣制作技艺包括剥皮、干燥、熟软、拼剪缝合、艺术修饰等步骤。

第一步,就是捕一条“好鱼”。鱼皮衣的制作,对赫哲人的捕鱼技术提出了很高的要求,需要保护鱼皮的完整无损。捕到鱼后,首先要在鱼的鳃后开一个小口,为了防止鱼皮被破坏,要用特制的木刀将鱼皮和鱼肉分离开来。刚剥离的鱼皮含有大量的油脂,需要先在太阳下晾晒10到15天,然后将玉米粉撒在上面,利用木制铡刀反复碾压,去除油脂。最后,将揉制好的鱼皮用鱼皮线拼接起来,一件饱含赫哲族民族风情的鱼皮衣就此诞生。人们为了祈求鱼皮衣能带来好运,还会在衣服上绣上水蛇、乌龟等动物,希望它们能带来勇气和丰收!

缝制鱼皮衣所用的鱼皮线也相当讲究。鱼皮线是将鱼皮抹上鱼油,卷起来,拿木板压住,用快刀切成的细线。爱美的人,还会用野花染色。

不同的鱼,做出来的衣物也不一样。用大马哈鱼制作的袍子轻便保暖,防水耐磨,尤其是寒冬不会蒙冰硬化;胖头鱼、狗鱼、捣子鱼的皮,是做鱼皮线和裤子的最佳材料;大马哈鱼、细鳞鱼、哲罗、鲤鱼皮等可以做手套;槐头鱼皮较大,适合做套裤、口袋以及绑腿、鞋帮等。鱼皮做的鞋,叫鱼皮靰鞡,赫哲语称“温他”。夏季穿凉爽轻便,冬季穿暖和防滑,据说穿上后履冰踏雪数小时,脚都能保持温热,可谓“居家旅行必备单品”。

6.jpg

▲狗拉爬犁是赫哲族传统的交通方式之一,赫哲人称之为 “托尔基”。除了赫哲族,鄂伦春族等生活在我国东北林海雪原地区的民族都会使用这种交通工具。

鱼皮衣的样式也十分有特色,早些年间的鱼皮衣样式如同旗袍,领边、衣边、袖口、前后襟等处都绣有云纹或用染色的鹿皮剪贴成云纹或动物图案,并用植物做染料,染成红、蓝、黑等颜色,风格淳朴浑厚、粗犷遒劲,而且下摆往往还要缝缀海贝壳、铜铃和缨络珠琉绣穗等装饰品,相当时髦。

可以说,赫哲族的鱼皮衣,从材料、技法、形式、设计、性能、用途上都是融入在赫哲族的生态环境、生活方式和民族文化中的。

这种“鱼皮文化”在全世界是独一无二的,具有历史、民族、宗教、民俗、艺术等价值,是我国东北地区少数民族造型艺术的杰出代表,也是博物馆收藏和文化人类学研究的“活标本”。2006年,赫哲族的鱼皮制作技艺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在赫哲族传统服饰省级代表性传承人解永亮看来,赫哲族的鱼皮艺术也是人类的生存艺术,也可以称之为写在鱼皮上的史书。如今,鱼皮手工艺品已经成为当地旅游特色产品,鱼皮也成为赫哲族与大自然关系最好的见证。

7.jpg

▲除了做衣服,鱼也是赫哲族人餐桌上最寻常的美味,他们把鱼肉做成饺子,味道相当鲜美。

传承

“乌苏里江来长又长,

蓝蓝的江水起波浪,

赫哲人撒开千张网,

船儿满江鱼满舱,

……”

一首悠扬的《乌苏里船歌》在三江大地经久传唱,“船儿满江鱼满舱”的美好画面是赫哲族人渔猎生活的生动写照。位于中国最东部的黑龙江省同江市,生活着64岁的“鱼皮衣”传承人尤文凤老师。

8.jpg

▲除了鱼皮衣,还有各种鱼皮工艺制品。

“赫哲族留下的东西不多了,我既然会这门手艺,就要把它传承下去。”尤文凤从15岁就跟随母亲学习制作鱼皮衣,虽说赫哲族的鱼皮服饰有上千年历史,但早在几十年前就没人穿了,制作鱼皮衣的手艺也近乎失传。尤文凤的母亲叫尤翠玉,是赫哲族聚居地唯一会制作鱼皮衣的老人。在尤翠玉去世后,尤文凤继承了这门手艺。大半辈子的坚持,如今的尤文凤已经成为了国家级非遗传承人,是同江数一数二的知名人士。

今天,随着时代的发展,赫哲族服饰的材料和式样也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新一代的年轻人,更喜欢时髦的现代服装,鱼皮也不再作为服饰面料使用。为了保护将要失传的鱼皮衣制作工艺,很多手艺人开始制作鱼皮画、挎包、钱包、名片夹等鱼皮工艺品。

赫哲人不但传承了鱼皮衣制作技艺,而且使这一古老的工艺在当代有了新的发展和创新,产生了多种形式的鱼皮工艺品。

今天,在黑龙江省同江市街津口赫哲族乡(今天赫哲族的主要聚居地)大街上,见到有关赫哲族文化元素最多的地方,就是制作鱼皮画、鱼皮衣的小商店。

9.jpg

▲鱼皮画

“做鱼皮衣最麻烦,”经营着一家旅游特色产品商店的赫哲族人孙玉林说,“熟皮子20多天,拼接裁缝20多天,全算上得50多天。”孙玉林摆弄着展台上加工鱼皮的传统工具,讲述制作鱼皮衣的过程。

现在,鱼皮衣被当作一种手工艺品出售。孙玉林的店里挂着一男一女两件鱼皮衣,据他说,一件鱼皮衣就要用七八十条大马哈鱼鱼皮,“一件鱼皮衣我卖一万多块钱。你们可能不知道,鱼皮的拉力超过牛皮7倍,不透风,结实,穿上个六七年不成问题。”

昂贵的鱼皮衣很少有人问津,孙玉林卖得最多的还是鱼皮画。“一二百块钱一幅,内容都是我自己画的关于咱们赫哲族日常渔猎生活的,这个很受欢迎。”

除了鱼皮画,孙玉林店里还有用鱼皮装饰的小镜子、手机挂链、车饰挂链等应时的小饰品。

“现在乡里很多人都在搞这个,能创收又能把赫哲族这门手艺传下来,一举两得,我觉得挺好,要是哪天不会做鱼皮衣了,那还能叫‘鱼皮部落’吗?”

伴随着鱼皮衣工艺的商品化和旅游业的发展,赫哲族与现代社会正在发生更加亲密的联系。但是,通过千年的传承,自然奇妙的造化和艺人的慧心巧手,鱼皮服饰已成为赫哲族的民族标识。透过一件件鱼皮衣宛若水墨画般独特的纹理色彩、传统古老的图腾纹饰、繁琐精湛的制作技艺,我们可以洞见赫哲人古老渔猎生活中的创造与坚持。

(责任编辑 黄薇)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