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圆满的东方”

探索
2019-07-08 10:02

◇文  / 九九

1.jpg

▲在斯里兰卡,如果时间充裕,坐上火车旅行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不但能欣赏铁路沿线的原始景色,还能和当地人充分地接触。而乘坐从康提到努沃勒埃利耶的茶园小火车,让人如同穿梭在《绿野仙踪》所描绘的童话世界。

13世纪,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在游记中称赞斯里兰卡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岛国;19世纪,美国著名作家马克·吐温说它是“圆满的东方”……

的确,很少有哪个岛国可以同时拥有众多漂亮的海滩、千年前的古城神殿、近代的殖民建筑,以及独特迷人的文化和神秘的异域风情。

赤道以北880千米的斯里兰卡位于印度半岛的南端,是一个有65610平方千米国土面积的热带国度,人口2144万(2017年统计数据)。它虽然不大(大概只相当于云南省的六分之一),但是,这个美丽的岛国是著名的锡兰红茶的故乡,也是2100多万国民的富饶乐土,有着两千多年历史文明的沉淀……

这个古老的国度,暗藏着无尽的魅力。用马克·吐温的话来说:“除了雪,这里拥有一切……”

4.jpg

▲阿努拉达普拉距离科伦坡200 多公里,拥有2500 年历史,在公元前380 年成为斯里兰卡首都,并且在之后的1000 年,都是斯里兰卡政治和宗教中心。公元993 年时,因遭遇外敌入侵,这座圣城被人们遗弃。在茂密的丛林中隐藏了许多年后,古城的遗址在19世纪被发现,并且修缮一新,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公园。

最早的国都

阿努拉达普拉是斯里兰卡最古老的城市,也曾经是僧伽罗人最早的都城。

僧伽罗人是如今斯里兰卡的主体民族,他们是公元前5世纪来自印度北部的雅利安人,最初来到阿努拉达普拉,是因为古老的海上贸易。之后,他们在这里兴修水利、创建城市,最终建立了阿努拉达普拉王朝,也打开了斯里兰卡的文明进程。

这个早期僧伽罗政权的都城,拥有近2500年的城市历史,这里有古老的水利工程,见证着曾经辉煌的农业文明。

直至公元11世纪,斯里兰卡的政治中心才从这里转移。历史这样记载:阿努拉达普拉王朝之后,僧伽罗人的政权几经更迭。15世纪末,葡萄牙、荷兰、英国的殖民者先后进入斯里兰卡,僧伽罗政权最终消亡,直至1948年斯里兰卡宣告独立。

当年的皇城,如今已成为世界文化遗产。

一群斯里兰卡独有的猕猴,成为古城遗址新的主人。这种猕猴的头顶有一撮旋毛,很像王冠。它们栖息于森林,也经常出没于人类生活的场所。从阿努拉达普拉到斯里兰卡第二大城市康提,许多古代寺庙遗址,也是这些猕猴觅食、嬉戏的场所。斯里兰卡人对此习以为常,这些猕猴也被当地人尊称为“寺庙猴”。

5.jpg

▲斯里兰卡的僧伽罗族少女。斯里兰卡是一个多民族国家,主体民族是僧伽罗族,人口最多的少数民族是泰米尔族;其他民族还有摩尔人、伯格人、马来人、维达人、吉卜赛人、华人等。

古老的佛国

而在距离古城圣地500米远的地方,有很多卖花人在摊位上劳碌着。

在这个只有23家摊位的花市,早晨7点到11点是最繁忙的时段,因为摊位上卖的是睡莲。

睡莲是斯里兰卡的国花,斯里兰卡人叫它“马内”,一般卖20卢比一支。在这个国家,睡莲象征着纯洁、真理和自律。折合人民币1元1朵的睡莲,配上5元1只的盆,是信徒们表达虔诚的最佳选择。被鲜花供奉的对象是圣菩提树,也是这个国家的国宝之一。

据说,圣菩提树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菩提树,相传它是当年释迦牟尼静坐成佛的那棵菩提树的一根枝杈,公元前3世纪,由印度传入。历经了两千多年的沧桑,圣菩提树依旧枝繁叶茂,默默注视着古老僧伽罗文明的源起和兴盛。

3.jpg

▲明朝万历年间印刻的法显的《佛国记》。

佛教和斯里兰卡的渊源,很久远。

斯里兰卡是当今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佛教国家之一。相传,公元前3世纪,印度阿育王儿子摩哂陀将佛教传入斯里兰卡,它便逐渐成为南传佛教中心,并开始对这个国家的政治、文化与信仰产生深远影响。

在斯里兰卡的第二大城市康提,一年一度的佛牙节为这座城市增添了独特的魅力。建于16世纪的佛牙寺是斯里兰卡的佛教中心,500多年来,无数人来到这里,参拜一座存有佛牙舍利的金塔。

这座镶嵌有585颗蓝宝石和775颗珍珠的7层金塔内,供奉着释迦牟尼的遗物——佛牙舍利。相传公元4世纪,佛牙舍利从印度被带入斯里兰卡,从此成为镇国之宝,同时也是皇权的象征。

佛牙节也因缘而生。每年7、8月举行的佛牙节,是斯里兰卡最隆重的佛教节日之一,斯里兰卡人的传统是一生必须参加一次佛牙节。在这个2100多万人口的国家,大约70%是僧伽罗人,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佛教徒。

这个特殊的节日里,还有一群特殊的“使者”——来自全国各地的大象。斯里兰卡人认为,大象的鼻子和四肢能够清除荆棘之路,象征着吉祥与神力。

佛牙寺圈养的一头大象,被认为是德高望重的象王,它是佛牙节的主角。节日当天,象王被精致的织物通身装饰,它将驮负起装有佛牙舍利的金龛,带领着150头大象和4000多名演员,完成从佛牙寺到当地四大印度教神庙间的巡游。

这也是一场艺术的盛宴,每年都有来自世界各地上百万的信徒和游客翘首以待。

2.jpg

▲在斯里兰卡随处可见的大象。

来自中国的“取经人”

千百年来,佛教的传播为这里造就了善良、宽厚、笃信平等的人民,还有众多的古老寺庙。

在这个文明古国,大约有5000多座寺庙。位于阿努拉达普拉古城最北部的无畏山寺,是斯里兰卡历史最为悠久的寺庙之一。

它的中心佛塔高达112米,相当于40层楼的高度,让人叹为观止。从公元1世纪开始,这里就成为吸引全世界佛教徒取经学习的圣地,其中包括中国东晋时代的著名高僧法显——第一位将梵文经典引入中国的高僧。

公元399年,法显从长安出发,沿着陆路西行到天竺(今天的印度)。他的这次“西天取经”之旅,比唐玄奘还要早两百多年,可谓是中国“西天取经第一人”。

这是个漫长的旅程,用了将近15年。而斯里兰卡,是他旅途的最后一站。

公元409 (东晋义熙五年),法显到达了阿努拉达普拉,并开始了他在无畏山寺的两年修行。他的传世著作《佛国记》中,就记载了1600多年前,这个当时的国际佛教传播中心的辉煌。

《佛国记》中,记载无畏山寺有“五千僧”(5000多个和尚)。在今天的遗址上,我们仍旧可以看到曾经提供“五千僧”饮食的巨大厨房的遗迹。

他还亲历了当时人们为佛牙舍利而举行游行的盛况,并记录在《佛国记》中,如今,这已经成为记录斯里兰卡历史最早的文献资料,比斯里兰卡最古老的经史书《岛史》和《大史》,还要早100多年。

如今,这位一千多年前来自中国的和尚,在斯里兰卡有很高的人气。今天的斯里兰卡人,几乎都知道法显的名字,他的故事还曾经被编写在小学课本中,广泛传播。

法显的旅程,让斯里兰卡和中国,在1600多年前就结下了缘分。而这只是开端。

7.jpg

▲在斯里兰卡,家家户户都有喝红茶的习惯。“锡兰红茶”是一个统称,泛指在斯里兰卡生产的红茶。锡兰红茶通过了国际社会有关农药和不良药物残留的评估,得到了世界上第一个ISO 茶叶技术奖。被认为是“最干净的茶叶”。

漂洋过海的中国茶树

科伦坡,是斯里兰卡最大的城市。每日清晨,火车站总会先于城市醒来。这里是全国铁路运输的枢纽,第一班列车,将开往中部山区。这是条历史悠久的火车路线,最早的运行可以追溯到1867年。

虽然今天的公路系统早已四通八达,但出行时,斯里兰卡人依然喜欢乘坐传统的火车。和其他国家相比,斯里兰卡的火车显得与众不同,大多数火车票并不标注座位,全凭旅客的运气还有谦让。

车窗外多样的自然地貌、千变万化的景色,让火车成为如今体验斯里兰卡的一种另类方式。

这条线路的大部分外国游客,会选择在努沃勒埃利耶下车。在这个位于群山中的城市,1800米的海拔造就了舒适宜人的高原气候,这里也孕育着这个国度最引以为傲的物产。

在斯里兰卡,山地和茶园,几乎是同义词。作为世界最大的茶叶出口国,每年全球茶叶的产量中,大约8%来自斯里兰卡。

这里的很多茶厂,有上百年历史。一般,四公斤的嫩叶,经历过揉捻、发酵、干燥等程序,才能制成一公斤红茶。时至今日,由英国皇室在19世纪制定的红茶制作标准,在斯里兰卡依然遵循沿用,并成为顶级红茶的标志。这些茶叶,被运往全球市场,人们用这个国家曾经的名字“锡兰”,为红茶命名。

几个世纪以来,红茶产量对斯里兰卡的经济举足轻重。

斯里兰卡境内第一批商业种植的茶树,已经有150多年的历史,一直存活在中南部的高地茶园中。

茶树上厚厚的苔藓,记录着它们旅行的起点——中国。

1867年,苏格兰人詹姆斯·泰勒从印度加尔各答引入中国茶种,在这里尝试栽种,并获得成功。数十年后,斯里兰卡大规模种植茶树,拉开了序幕。

当时,主要的茶叶出口国是中国,为了改变这种局面,英国人在17至19世纪,不断寻找新的茶叶种植地。

虽然热带岛国一般并不适合茶树生长,但是斯里兰卡中部,山区河流众多,气候与中国的茶叶种植区很相似。这里的山间,终年云雾缭绕,降雨充沛,高海拔和适宜的温度,是出产优质茶叶的理想环境。

从无茶之地,到顶级红茶产区,努沃勒埃利耶的命运,也因为茶叶而被改写。100多年前,英国人纷纷聚集于此,购买土地种茶,也把浓郁的欧洲文化带到这座城市,因此,这里被称为“小英格兰”。历史的痕迹,至今保存完好。大量保存完好的殖民时期建筑,和茶山一起,形成独特的美景。

源于中国的茶树,在斯里兰卡,香飘世界。

6.jpg

▲斯里兰卡并不只有佛教寺庙,也有伊斯兰教清真寺。斯里兰卡是个多元化国家,居民70.2% 信奉佛教,12.6% 信仰印度教,9.7% 信仰伊斯兰教,还有一部分信仰基督教和天主教。

“不知名的花香、忽然降临的倾盆大雨、忽而又阳光普照、又喜气洋洋,在遥远的丛林深处和群山之中,有古老的废墟和破败的庙宇,那都是从前盛极一时的朝代和被征服的民族残留下来的遗迹——如果缺少那种神秘和古老的色彩,这种地方就不能算是十分圆满的东方了。”

这是马克·吐温在《赤道环游记》里,对斯里兰卡的描述。

斯里兰卡,南北最长435公里,东西最宽224公里,国土并不辽阔,却保留着马克·吐温所形容的神秘古老,又悠久多元的文化传统。

佛教传入后数百年间,印度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相继传入,开枝散叶。在这个碧海蓝天的美丽岛国,2000多年的历史中,四种信仰,因不同的机缘巧合,先后来到这片土地,它们彼此尊重,和谐共生。而扼守要道的黄金地缘,也让东西方文明,在此交汇融合。

这个岛国,如今拥有8处世界遗产,其中有6处文化遗产和2处自然遗产,显示了这里曾经灿烂的历史。

直到今天,文明仍在延续。

(责任编辑 黄薇)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