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血儿”马耳他

探索
2019-05-24 09:44

文  /  仝一

T0.jpg

“如果最初的印象是重要的话,那么对于尚未到过马耳他群岛的人来说,最好是乘船前往。”这是英国学者查尔斯·欧文六访马耳他之后的经验之谈。

乘船在蔚蓝的地中海航行,远处的马耳他就像一座童话里的王国,从水中升起,阳光、沙滩、湛蓝色的大海、黄色的石头古城……

马耳他是一个岛国,坐落在地中海正中央,除主岛马耳他外,还包括戈佐岛(Gozo,另译哥佐岛)与其他3个小岛,其中,马耳他主岛面积接近250平方公里,戈佐岛有67平方公里,而最小的科米诺岛仅仅3.5平方公里。

马耳他北边距离意大利西西里岛不到100公里,人口约46万(2017年统计),大概是昆明五华区的一半,国土面积仅有316平方公里,比五华区还小一点,在谷歌地图上若不放大,根本就看不到,坐公共汽车,也只需要四五个小时就能够环岛一周。

这是个名副其实的弹丸之国,却被誉为“地中海之心”。这源于它独特的地理位置:扼守地中海东西之间的交通要道,海岸线曲折,港湾水深僻静,岸壁陡峭,难攻易守,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T1.jpg

▲“大力水手村”是马耳他最著名的景点之一。好莱坞20世纪80年代的大力水手真人版电影就是在这里拍摄的,村子至今保留了电影中的场景,吸引了很多游客来寻找童年的记忆。

马耳他神庙,比金字塔更古老

4600年前,胡夫大金字塔完工。不计其数的人用230万块巨石,为法老堆砌出一座完美的陵墓,至今仍矗立在埃及金色的沙漠中。

然而,在埃及人奠定第一块基石之前,在与他们相隔数千里的地中海一座小岛上,巨石垒砌的神殿已经建成。人们在这里祭拜神明、安葬逝者,或许还进行着我们至今无法探知的其他活动。这座小岛,就是马耳他的戈佐岛。这座神殿,就是“詹蒂亚神庙”——迄今为止发现的人类最古老的独立石头建筑。

詹蒂亚神庙用硬质的珊瑚石灰岩巨石建成,最早建于公元前3600年。神庙的大门和墙壁都是用巨石垒成的,外墙的最后部分所用的石材高达6米,最大的巨石重达几十吨。

在那么久远的年代,这样的建筑作品是怎么完成的?怎么把这样巨大的石块运送到工地?怎样在还没有金属工具的情况下对这些石料进行加工?在没有任何黏合剂的情况下,又是用怎样巧妙的方式来保证神殿的坚固与长久……

琐碎的种种疑问,都指向一个没有留下任何文字记载的远古文明。

根据学者研究,约在公元前5000年左右,西西里岛上的早期人类迁入马耳他岛,就是他们留下了至今仍耸立在岛上的、由巨石所兴建的神庙。不过,后来这些居民神秘地从岛上消失了,原因尚不可知。

久远的文明不知所起,不知所终,只给我们留下了神秘的巨石神庙,如今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认证的世界文化遗产。

科学不能解释詹蒂亚神庙的建立,神话与传说就登场了。在马耳他有个传说,说神庙是巨人的作品,巨人死后,人类接管了神庙,并把巨人当作神供奉其中。

作为一名普通游客,初见詹蒂亚神庙时,心情可能会有些复杂。在大片开阔的田野之上,灰白的巨石大小不等,形状不同,层层垒起,乍一看,可能与心目中的“凤彩龙章”相去甚远。不过,当你走近它,亲手触摸到那些巨石,并且知道它的历史后,涌上心头的都是疑问以及惊叹:远古时代的人力与智慧真的可以做到吗?5000年前的人们给我们留下了多少超乎想象的智慧奇迹?

迄今为止,马耳他发现的类似史前神庙大约有30座,詹蒂亚因为年代最久远,成为当之无愧的“老大”。

然而,马耳他的神庙并不仅在地面上。

T2.jpg

▲经考证,詹蒂亚神庙的历史比埃及的金字塔还要悠久,是用紧密衔接的硬质珊瑚石灰岩石板拼成的。它是世界上最早运用拼接技术建成的建筑,被当地人亲切地称为“戈甘蒂扎”——“巨人的杰作”。

在城市密集的房屋、纵横的街道之下,还有一座同样古老,但更神秘的“地下宫殿”——被收录于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哈尔·萨夫列尼地宫”。

1902年,建筑工人为新房挖掘地基时,偶然发现了这座地下墓穴。

地宫遗址分三层,38个石室,500多平方米,复杂得像一座迷宫,而且处处暗藏玄机。看上去正常的台阶,实际离地面还有两三米,擅闯者一脚踏空就会被困于下层的陷阱;还有大坡度的通道,一不留神就会滑进灌满了水的“地牢”……

   它的建造工艺同样令人惊叹,孔洞、裂缝、断层……各种天然条件被加以利用;钻、撬、刻、削、切等“十八般武艺”难以想象是靠当时简陋的石头器具来完成的;门、窗、柱、梁、壁龛、祭坛等地面建筑有的部件,地宫一个也不少……

地宫还出土了马耳他的国宝——“睡美人”雕像。一位身材丰满、线条圆润的妇人安卧于榻,她是否和马耳他古老文明的秘密一起,陷入了永久的沉睡,至今还是个谜。

从地上到地下,从詹蒂亚到哈尔·萨夫列尼,伟大的创造者神秘地消失在历史中。

如果你对早期人类历史感兴趣,不妨到马耳他一游,等待你的,是神秘的宫殿以及神话和故事。

T3.jpg

▲马耳他首都瓦莱塔的街道,长长窄窄,坡度很大,看起来就像折叠起来的景象,非常壮观,很像电影《盗梦空间》的现实版。

地中海之心

没有文字记载的史前文明,给我们留下的是神秘的遗迹和巨大的问号。而有文字记载的马耳他历史,就是“地中海之心”的争夺史。

简短地梳理下马耳他的历史:

公元前750年左右,腓尼基人挟着强大的文明敲开马耳他的大门,沧桑的历史从此展开。在腓尼基人之后,迦太基人、罗马人、阿拉伯人、诺曼人、西班牙人、圣约翰骑士、法国人,以及最后的英国人,陆续踏上马耳他。

虽然这些强权将马耳他作为扩张势力的跳板,却使得马耳他在历经殖民统治之后,得以融合各种文化、艺术、宗教和建筑形式,散发独特的气质魅力。

其中一些很值得一说。

公元前217年,罗马把马耳他纳入版图。罗马人的到来,也给马耳他带来了文明和繁荣。不过,与罗马文明相比,马耳他人被认为是野蛮人,因为他们不会讲在当时被视为文明和进步象征的拉丁语和希腊语,直到圣徒保罗来到马耳他,用基督教教义开启了民智。

这是《圣经》里记载的一段故事。

据记载,保罗(St.Paul)遭到罗马人迫害,在被押往罗马受审途中遭遇海难,幸运的是,一行人在马耳他海域获救了。

《圣经》中这段著名的圣保罗沉船事件,颇有点传说的味道。据说圣保罗等人登岸后,受到当地人的款待。马耳他人为他们燃起篝火御寒。木柴中的一条毒蛇咬了圣保罗,但马耳他人惊讶地发现,圣保罗居然毫发未损。这次海难,让圣保罗一行在马耳他停留了3个月,期间,他还治愈了罗马驻马耳他总督的父亲的顽疾。出现在圣保罗身上的神迹和善举,感化了罗马总督普波留斯和许多岛民,使他们成为地中海上最早的基督徒。

普波留斯后来甚至出任过马耳他主教和雅典大主教。因此,西方历史学家又将马耳他人称为“最早皈依基督教的古老民族”。

今天,马耳他各地依旧保留着不少以圣保罗沉船这一历史事件命名的教堂,有关圣保罗神迹的艺术作品也常可以在此见到。

T4.jpg

▲圣保罗海难大教堂内1659年制作的圣保罗木雕立像,算是马耳他岛的圣物,每年的圣保罗海难日,也就是2月10日,岛上的民众都要抬着雕像在街上巡游。

“混血”的文化

马耳他的官方语言是英语和马耳他语。

英语是马耳他的主要官方语言,所有的官方用语、文书、教学都使用英语。这是因为马耳他19世纪曾是英国殖民地,直到1974年,马耳他真正独立成为共和国,马耳他总统成为国家元首。

不过,就像其他加入过英联邦的国家一样,马耳他也有自己的语言——马耳他语。马耳他语是阿拉伯语的近亲,今天的北非人甚至不必专门学习马耳他语,也可以理解当地人对话的大部分内容(不过马耳他语很特别,是世界上唯一使用拉丁字母书写的阿拉伯语,这是因为受到意大利语言的影响)。

要理解马耳他语和阿拉伯语的亲属关系,咱们需要了解阿拉伯文化对马耳他的影响。

阿拉伯文化传入马耳他是在公元9世纪。当时,与南欧的其他一些国家相同,马耳他也被强大的阿拉伯帝国吞并,随之而来的统治一直持续到11世纪。

阿拉伯人带来了耕作、灌溉等先进的农业技术,许多原产于北非的农作物也在这时被引到了马耳他。

T7.jpg

▲作为马耳他国家旅游形象的代言,著名的“蓝窗”石拱门在一场暴风雨中于2018年3月8日轰然倒塌,沉入海底。

伊斯兰文明对马耳他岛的历史,也产生了重要的影响。现代马耳他地图上的麦地那、拉巴特等阿拉伯语地名,就是对这段历史的独特见证。事实上,今天的马耳他地名除了极个别的仍有拉丁语渊源外,绝大多数出自阿拉伯语。

了解了这段历史,就不难理解马耳他语和阿拉伯语的“亲属关系”了。

后来,诺曼人、法国人、英国人等等,陆续接管这个岛国。就这样,“你方唱罢我登场”,各路强权在这个“地中海的心脏”陆续登场,却也使得马耳他得以融合各种文化。

每天中午12点,首都瓦莱塔都会响起一声炮响。这是马耳他港每日报时的“午炮”。这其实是昔日英军的报时传统,了解香港的人应该都不会陌生,和香港的“怡和午炮”差不多。

这项英国在各殖民地发扬光大的传统,在中断了许多年后,又被今天的马耳他旅游局重新捡了起来。

各种不同的文化元素,在马耳他奇妙地融汇。历史久远,遗迹遍地的马耳他是一个怀古的好去处。

T6-2.jpg

T6-1.jpg

▲很有名的电影《马耳他之鹰》,其实和马耳他关系不大,是一部美国侦探片。不过,电影中的“马耳他之鹰”是一件中世纪的马耳他皇家供品。

“蓝窗”,绝版的马耳他名片

不过,不管历史上的文明在马耳他留下怎样的印记,全岛最吸引人的,必须是那天然的巨石拱门——蓝窗。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千里迢迢来到马耳他,就是为了“打卡”蓝窗。

这个造物主鬼斧神工的作品,坐落在戈佐岛上,位于悬崖的尽头。因为猛烈的海浪千百年来冲刷石灰石,而形成了一块像“窗”一样的巨石。此“窗”的“窗框”是直径约100米的石墩,支撑着一个石盖,形成一个高约百米、宽约20米的“窗子”,透过这扇大窗户,游人可以看到海天一色的壮观景象。

蓝窗附近的水很深,呈墨绿色,是高水平游泳和潜水爱好者的天堂,不过,如果游泳技术不够好的话,出于安全考虑,还是到不远处的浅滩游泳吧,周围的浅滩,水干净得像透明一般,比中国的三亚还要略胜一筹。

蓝窗之所以这么“红”,还因为一部很受欢迎的美剧《权力的游戏》。电视剧中,主人公龙母丹妮莉丝的婚礼地点就是蓝窗。

很多人来到马耳他必然要去和蓝窗合影,只是现在这个梦想变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蓝窗巨大的天然岩石拱门,由于长期受到强风吹袭,在2017年3月8日这天不幸坍塌,从此蓝窗风光已经“绝版”。

“蓝窗”成了一道永远消失的美景。不仅马耳他总理为此表示“心碎”,中国网民的微博和朋友圈中也出现了一片遗憾之声。

其实不仅是“蓝窗”,在自然之力或者人为因素的干涉和侵扰下,像“蓝窗”这样可能随时消失的美景不胜枚举。这么说来,威尼斯被水吞噬马尔代夫有一天会沉入海底这样的传言也并非空穴来风。

T5.jpg

▲马耳他桑塔露琪亚市浓浓中国风情的“静园”。

和中国的故事

马耳他和中国的故事也很多。

今天的马耳他人均GDP在世界上名列前茅。这些成就,和中国曾经的帮助也有关系。

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中国就开始对马耳他进行援助,具体可以分为四个方面:无息贷款、基建工程队、医疗队、送礼物。

1975年,中国为了帮助马耳他开展基建工程,特批了1亿元人民币的无息贷款,而且派去300位技术人员帮助建设。接着,还派出了十几批、共1000多人的医疗援助队伍。之后,中国几十年如一日地对这个国家进行帮助。今天,马耳他和中国的友谊延续在“一带一路”上。

在马耳他的桑塔露琪亚市,坐83路汽车就可以看到一座名叫“静园”的中国园林。这座极具中国古典风味的园林,占地面积约8000平方米,吸引了很多当地民众和国外游客。东西方的古老文化,在“地中海之心”相遇,激起一片片文明融合的浪花。

(责任编辑 黄薇)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