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之路

聚焦
2018-08-30 01:19

013.jpg

▲2018 俄罗斯世界杯,法国夺冠,距离蓝衣军团在1998 年法国世界杯本土登顶,已经过去了20 年。

1998年的夏天,是一个属于法国队的夏天:齐达内用他神奇的光头,力挽狂澜,让法国队第一次捧起了大力神杯。

克莱枫丹,一夜之间,也成了足球的圣地,从此被称作“冠军的摇篮”。那支蓝衣军团,就是从这里出发,一步步走到了世界杯冠军的领奖台上。

冠军家庭

克莱枫丹,这座隐藏在森林深处的小镇,只有八百多名居民。

三十年前,1988年6月11日,当时的法国总统密特朗亲自为克莱枫丹法国国家足球学院的落成剪彩,从此这座为振兴法国足球而打造的秘密基地就开始了传奇之旅。

法国国家足球学院的任务,就是为法国足球培养人才。校长拉法赫哥把学校当做一个家庭:“对于刚来我们学校的年轻人,我们会告诉他们,你们要记住,你们都是这个大家庭的一员了。我们会一直陪伴他们,会一直提醒他们,他们都是出色的运动员,越了解自己,就越能取得进步。这就是我们的特别之处。”

这个冠军家庭,对中国人来说,可能还是有些陌生,但只要提起几个名字,就不难了解它的地位:蒂埃里·亨利、威廉·加拉斯、阿内尔卡、本·阿尔法、马图伊迪,以及刚刚以18岁的年龄创造了1.6亿欧元天价转会费的“妖星”姆巴佩。

能够加入这样一个家庭并不容易。学院每年面向全国,只招收23人(全校学生只有46人,一年级和二年级各23人),进行为期两年的封闭式培训。

校园里每一个貌似普通的少年,都是经过层层考核,从法国各地的俱乐部推荐的两千多名足球小将中脱颖而出的佼佼者。“心理测试、速度测试、技巧测试、进攻水平测试等,我们有很多的海选标准。最重要的是心理测试、球员的情商、活跃性。”

“我们选拔学员的时候,要考虑他们五六年后会变成什么样子,看到他们的未来。我举个例子,姆巴佩以前的状态起起伏伏,并不是最好的球员。但与其他人不同的是,他知道自己的弱点是什么,因此六年后,他取得了惊人的进步。”

其实,每年都有很多国外的,甚至是中国和日本的外国孩子来咨询入学,但是他们得到的答复都是拒绝。因为校长有自己的经验:

“根据多年的海选经验,一个13岁的孩子离家越近,他成功的机会就越大。因此我们不招收离家太远的孩子。对于这个年纪的孩子,我们尽力使他们具备责任感,但也不能太急功近利,他们毕竟是孩子,让他们意识到,他们是为自己的未来而奋斗时,他们就会无比坚强。”

1538241816634030.jpg

▲2018 世界杯法国国家队的主场球衣。

▲“非洲力量”毫无疑问成为了法国夺冠的关键,球队中的大部分法国非洲裔球员已经是第三代或者第四代移民。可以说,法国足球的胜利,某种程度上,是种族融合的胜利——不同族群的人出生成长在此,为了一个国家、一面国旗去努力。

法国足球,责任铸就

家庭与责任,这个古老的命题,在这个全世界最先进的足球训练基地,却常常被提起。

“足球教给我们道德和责任。”哲学家阿贝尔·加缪的这句话被铭刻在法国国家队驻地的队史馆门前。

与优雅、时尚这些标签相比,法兰西民族真正重视的品格,是责任。八十年前,法国人儒勒·雷米特,因为责任感,游说了30多个国家,成功创办了第一届世界杯。

今天,这种责任感依旧在传承。这些被选中的天之骄子们,并没有被格外优待,相反,他们比同龄人要付出更多:

早上八点到下午三点,像同龄人一样,他们要坐在教室里学习文化课。下午三点放学后,紧接着是近四个小时的高强度训练,一直持续到晚上七点。传球、停球、射门……这些简单的动作,他们每天要重复无数遍。

付出总有收获。这种由国家主导,集中力量培养青少年球员的大胆创举收到了奇效。

在很多国家,青训体系几乎都是由商业俱乐部在做,这类青训营中,训练是为了俱乐部服务,为了贯彻球队的战术体系,通常需要改造一些年轻小将的打法、风格;而在克莱枫丹,教练根据每一个球员的特点,对他们进行针对性辅导,陪伴他们强化优点、改善弱点。训练是为了每一位球员服务。事实上,在身体完全发育定型前,这里的每一个孩子,都可以踢四五个位置,帮助他们探寻更大的发展空间。这就是校长拉法赫哥信仰的陪伴式训练的核心。

“这里没有商业竞争,我们关注的是球员本身的能力,最大程度地挖掘他们的潜力。每个月会有一个测试,了解学员的强项和弱项,并进行针对性的训练。和俱乐部不同的是,这里没有压力,我们只专注挖掘他们的潜力。”学校一年级主教练米盖尔瓦莱,正在实践这种训练。

纯粹的目的和独特的训练方法,铸就了克莱枫丹国家足球学院极高的成材率。从1998年之后,每一支法国国家队中,都能找到克莱枫丹家庭的身影。五大联赛冠军、欧洲杯冠军、欧锦赛冠军、世界杯冠军,从这里走出来的学员几乎完成了足球世界荣誉的大满贯。

几乎每个星期,都会有媒体来这里采访。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们总是想从这些孩子们身上寻找神奇的“超能力”。但事实上,他们也只是一群普通的孩子,他们的“神奇”,更多的不是来自上天的赐予,而是他们疯狂的努力和付出。

(责任编辑 刘瑜澍)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添加新评论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