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耳曼战车

人们对于这个战车,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一套简单但狠准的战术和一群身体强悍的糙汉子。然而在2014年的世界杯战场上,横空出世的“技术流”德国惊艳了世界:科技助阵,24年后再次捧得大力神杯。昔日战车变身超级跑车,细腻、精密、马力惊人。这种转变是怎么发生的?

2018-08-28 17:13:00 评论(0)

冰岛足球的“网红之路”

这个段子纯属戏谑,但是冰岛队确实是世界杯上最有“网红体质”的球队。作为有史以来,参加世界杯人口最少的国家,冰岛确实是个传奇。

2018-08-27 17:05:00 评论(0)

队长大空翼

上世纪九十年代,一个叫大空翼的足球男孩风靡中国。这是一部日本的动漫——《队长大空翼》。这部动画也构成了人们对日本足球最初的印象。然而在小翼诞生的那个年代,日本足球并没有那么励志。

2018-08-26 16:58:00 评论(0)

重温云南的“新民歌”——探寻民族团结进步的历程

“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听起来抽象,但它的理想,它的精神我们一点不陌生。这期我们介绍了很多大家熟悉的民歌,它们所唤起的对云南美好生活的想象,都是这个“示范区”真实或者理想的一部分。听听这些民歌,我们或许可以找到“示范区”创建的动力以及未来方向。

2018-08-10 14:33:00 评论(0)

琴声如诉 —— 《芦笙恋歌》和一段拉祜族的往事

对很多人来说,提到拉祜族,脑海里就会想起这首歌的旋律,想到纯朴、多情的拉祜族。这首歌被人熟知的名字叫《芦笙恋歌》。我们今天要聊的,是它背后的故事。

2018-08-08 14:56:00 评论(0)

大理作为典范:《蝴蝶泉边》背后60年前的故事

这首《蝴蝶泉边》出现于1959年,是电影《五朵金花》的插曲。这部电影和它载歌载舞的艺术形式,成功地展示了大理白族的生活风貌,在那个时代,成为云南民族文化极其重要的名片。不仅如此,大理所展示的勤劳、质朴、幸福、和谐的美好生活,也成了当时的社会理想,成了中国正在建设的社会主义社会的典范或者符号。


2018-08-07 15:08:00 评论(0)

用音符铭刻的民族历史—— 《阿佤人民唱新歌》

《阿佤人民唱新歌》如今是佤族最具代表性的声音,它是佤族的象征。但这首歌,其实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佤族传统民歌,而是1964年的作品,词曲作者是杨正仁。歌曲同样讲述了一个时代的故事。

2018-08-06 15:17:00 评论(0)

盘点云南的“新民歌”《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

这首今天还在流行的云南民歌,曾被周恩来总理指定为人民大会堂迎宾曲目,可见其影响之大。该作品创作于1953年。那一年,中央民族学院民族文工团(中央民族歌舞团的前身)组织了一个西南工作队,深入今天石林圭山地区采风。

2018-08-03 15:24:00 评论(0)

中国神话里,那些低调的神兽

中国民间把猫头鹰视为“不祥之鸟”“报丧鸟”,是厄运和死亡的象征。不仅生活里远离猫头鹰,连艺术表达上也见不到猫头鹰形象。学者刘敦愿专门写文章为猫头鹰“平反”,说我们的文化对猫头鹰误解太深:“古代花鸟画方面,从不见描写;陶器、刺绣等工艺品和民间艺术品,也不见作纹样母题……”

2018-07-05 16:36:00 评论(0)

黄帝,一个被误读的神

司马迁写黄帝的时候,距离黄帝的时代,已经有三千多年(比我们今天距离司马迁的时代还要远一千年),这三千多年的时间,黄帝的面目至少有两个:一个是人间帝王,一个是神话人物。

2018-07-04 16:29:00 评论(0)

页面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